叶辰沈傲雪小说

73.第 73 章

1天前 作者:呈墨

第七十三章

他们很快联系了人来接,坐上车后——

“说起来,你怎么会安然无恙?你已经进去候机厅了吗?”

发现顾城身上一丁点爆炸波及的粉尘都没有,江月照奇怪。

“你走错方向了,爆炸的是靠东边的安检口,我在西边。”

“是吗?”江月照茫然了一瞬,不过她很快释然了,在当时那种纷乱的情形下,跑错方向是很有可能的,重要的是,只要人没事就好。她松了口气,低声道:“幸好不是你那个安检口出事。”

顾城心里一震,他听出她语气里的庆幸和后怕,他又何尝不是?

刚才第一声爆炸惊现后,机场立马安排他们疏散,他的第一反应却是“她会不会有事?”

他从人流中钻出来,往下面那一层跑,途中得知出事的是他们的这一层,他内心稍感安慰,可依然一刻找不到她,就无法心安。

打她的电话又打不通,后面才知道航站楼内信号全崩溃了。

可当时的他不知道,那一刻的惊慌和害怕是他这一辈子都没体验过的。

过了好久,他的大脑才冷静了下来,换位思考,如果他是她,在得知爆炸后的第一时间,会做什么?

灵台仿佛忽然清晰,她会来找他!就像他现在在找她一样。

他立刻返回楼上,可回到他的那个安检口,已经疏散得一个人都没有了,顾城稍微想了想,目光往出事的那个安检口投去。

他找到了她。

天知道当他看到蹲在在角落里的她时有多狂喜,然而当他快步朝她走过去时,发现了她的不对劲。

他发现她的背影是瑟缩的、甚至是绝望的。

几乎一下子明白过来她在想什么,顾城的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猛然一抓似的,闷疼闷疼的。他上前抚了抚她的头,不想她全然无反应,顾城又心疼又着急,怕她被吓坏了,于是又是出言安抚,又是紧紧的从背后抱住她。

她终于回头了,小心翼翼的。

顾城想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她回头那刹满是泪水的眼,狠狠的撞进了他的心中,那一瞬他就想,不管了不管了,就算她再怎么不想见到他,他都要一辈子不离开她身边。

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她会说她爱他。

像梦一样,降临在他身上。

直到现在,还晕乎乎的。

“你是真的……想好了?你是要跟我回家的。”顾城不确定的又问了一遍。

江月照不在意的嗯了声,“你在伦敦住在哪里?找一天你有空帮我把我的东西搬到你那里吧。”然后忽然想到了什么,“哦,对了,原本你是打算今天走的?房子没处理掉吧?还有,你还能在伦敦留多久啊?”

顾城听她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叽叽喳喳吵吵闹闹,活泼极了,仿佛看到了十几年前小月照的影子。

在这一刻,他觉得上天对他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好到再好就是罪过。

他拉她的手到自己的膝上,“你想让我留多久?”

“唔……”她故意歪头作凝思状,“起码也得陪我读完这个学期!顾~老~师~”

江月照调侃他。

顾城“认真”考虑了一下,“那恐怕不行,离这学期结束还有两个月呢,太长了,我得回国的。”

江月照扁嘴抽回了自己的手,扭头看向窗外,本来她也就说说,得到答案怎么就认真了呢?

顾城契而不舍的把她的手捞回来,握住,“我还得工作,得养家糊口嘛。”

江月照挑眉回头看他。

“你是我老婆,要念书,学费当然老公负担啦。剑桥一年的学费可不便宜,我得多赚点钱养你啊。”顾城语重心长的道,然后感叹,“哎,我们家宝宝还小,竟然还要念书。”

江月照憋不住笑了。

“公务员的钱应该不够养我的吧?除了学费,还有生活费。我还要买包包、买衣服、买化妆品、护肤品……”她掰着手指一样一样的算。

顾城把她的手包在自己手心,“放心吧,我已经不是公务员了。我挣的钱足够你花。”

“是吗?难不成你要用江氏的股份分红来养我?”

“当然不是!那是你的,就算你不要,也要留给未来我们的孩子。我怎么可能靠那个养你。”

“哦?那你——?”

“我做回本职了。然而有些不同,我现在是商业修复师。”顾城道。

这下江月照完全诧异了,从靠背上直起身,“你……那时候我拿刀架在你脖子上你都不肯做,现在怎么想通了?”

“不是丧尽天良的那种。”顾城无奈,“正规的,有association。”

然后车厢里忽然一静。

“老婆,我不是说你丧尽天良——”

江月照手一抬,微微笑,“没关系,买十个包包,即可免罪。”

顾城乍舌,半天才有声音,“好的。”

三天后,江月照搬到了顾城家,在理东西的时候,发现了几只硕大的盒子,包装精美,上面的绸带下塞着一张小卡片——

To My Dear Olivia

江月照抽开绸带,打开一只盒子。

里头排排坐着三只包包——

CHANEL

FENDI

PRADA

打开第二只盒子——

LOUIS VUITTON

LEIBER

GADINO

打开第三只盒子——

HERMES

BOTTEGA VENETA

DOLCE GABBANA

GUCCI

江月照:“……”

手机适时的在手边响了起来,她接起,里头顾城的声音传了过来,“老婆,看到床上的礼物了吗?”

看到了。怎么办?要夸他他好棒吗?她竟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她就那么一说,就算真的要“赔罪”,也不用一下子买那么多吧?她说十个就买十个?那要是她随口说一百个呢?他还真给她买回来一百个吗?

这么想了,她也就这么问了。

顾城毫无疑问的回道:“对啊。”

江月照绝倒。

“不过老婆你背的这些包包都好贵啊,一下子买一百个估计我资金周转不灵,可能要分期买给你。”顾城认真计算道。

江月照:……够了啊!二愣子!

然而顾城并没有说空话,后来的日子里,他陆陆续续的往家里搬了好多衣服裙子高跟鞋,甚至是请裁缝大师来家里给江月照量过身,再去定制的。

他似乎恨不得将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捧到她眼前。

也许刚开始的时候她会又气又笑,可后来知道他的用心,再想起的时候,竟然会眼湿湿。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段时间,终于有一天,江月照忍不住跟顾城说:“你不用这样费心的讨好我,我不会走的。”

“我不是担心你离开,而是你就应该是这样子的。最精致、最美好的东西就应该在你身上。月照,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就是这样的。公主一样。我舍不得你受苦,我希望你一生都能拥有最好的。”

江月照没想到他将奢侈品跟买菜一样一批批的往家里搬,背后的用意竟然是这个。那瞬间她想起了父亲死后,江氏被夺,她成了落水狗,被姑妈派人追杀,差点丧生在雨林里;她想起了刚执掌春意阑珊,必须面对的声色犬马,那些肥头大耳妄图占她便宜的客人;她想起了进入监狱后,日日锉磨度过的时间。

以前不觉得有什么的,她没有为那些经历哭过,可这一刻,有人心疼的时候,真的是忍不住了。所有的委屈争先恐后的冒头,眼泪跟有自主意识似的不受控制的从眼眶里跌落。

顾城慌了,“怎么哭了啊?别哭啊,乖~”他把她抱到怀里,“是不是念念书真的活回去了?变成宝宝了?”

他说得还挺开心的,边说边笑。江月照耳朵贴着他的胸口,听到他胸腔传来的声声震动,忽然感觉好幸福。

她好像找到家了。

在时隔那么多年以后。

*

第二年的夏天,风光正好。

英国英格兰剑桥郡。

剑桥大学正在举行一年一度盛大的毕业典礼。

在一系列宣讲结束后,所有应届毕业生从座椅上站起来,齐齐朝天空抛掉了学士帽。

江月照抬头望向天空,人生的遗憾又补足了一个呢。

她,大学毕业了!

在三十二岁的年纪!

忽然有人在背后叫她,她回头。

“笑一个!”顾城举着单反对着她道。

江月照不止笑,还跳起来了,相片清晰的捕捉到了这一刻,她腾空而起的身影和脸上再灿烂不过的笑容。

——曾经的我是如此苍老,如今方才风华正茂。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