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辰沈傲雪小说

9.009

10个月前 作者:老衲吃素

周奕接到奶奶家的保姆刘阿姨电话的时候,当时他刚从领奖台上下来。

见是刘阿姨电话,赶紧接了。

听见刘阿姨笑呵呵的声音,周奕这颗心才收回来,他是怕忽然接到奶奶被送进医院的消息,毕竟奶奶八十多岁了。

刘阿姨等电话接通了之后就把电话给了奶奶,奶奶有点耳背,所以她怕别人听不见就总说话很大声,“喂,大奕啊,奶奶给你炖了你最喜欢的红烧猪蹄,晚上回家吃饭吧?”

周奕赶紧应承下来,说:“那我这就过去,您给我留饭吧。”

奶奶听了之后就满口是笑,在电话那头“哎、哎”了两声,然后电话又被刘阿姨接过去,刘阿姨说:“你奶奶去院子里拔小白菜去了,前两天她种的小白菜发芽了,每天都去菜地里看,说是要给你吃,说你最喜欢吃小白菜苗蘸酱了。”

周奕听了之后,心里满是温暖,“嗯”了一声,说:“我这就过去。”

到了奶奶家之后,饭桌上已经准备了好几道周奕喜欢的菜,红烧猪蹄炖得极为入味,筷子夹起来就脱骨了,奶奶还拿勺浇了一勺猪蹄的汤汁给他拌在饭里吃,说:“多吃点,这是你小时候最喜欢吃的。”

周奶奶几乎不能吃这些油腻的肉食了,老年人都怕三高。

现在每天锻炼的周奕也几乎不这么吃饭了,不过奶奶给盛的饭,他总是都能吃完的。

奶奶还特意夹了小白菜苗给他吃,“这是院子里刚长出来的,可嫩着呢,就想留给你吃。”

“你快吃,外面卖的可没有这么水灵。”

面对奶奶,一向在工作上严肃的周奕就换了一副表情,他还哄着奶奶:“您种的最好吃,我最喜欢吃。”

奶奶听了果然高兴,说:“那你就多吃点。”然后使劲给周奕夹菜。

周奕吃完了之后觉得应该跑二十公里才能消化这些饭菜,奶奶还又洗了水果放在他手边,就像他小时候那样,每天吃完了饭,他出去疯玩一会儿回来,奶奶就会给他切水果吃,那时候爷爷总说奶奶太惯着他了,然后老两口开始拌嘴。

周奕对奶奶说:“过几天的清明节,我们一起去墓地给爷爷扫墓去吧。”

奶奶说了声“好”,献宝似的拿出一个袋子,都是纸叠出来的金元宝,大概奶奶已经准备了很久。

刘阿姨说:“她每天叠十几二十个,累了就歇歇,攒了一个多月了。”

奶奶说:“到时候给你爷爷烧过去,让他在那边穿金戴银。”说完自己就开始笑了,“给他钱啊,他都拿去买书了,怎么会穿金戴银。”

奶奶又愁得慌了,说:“要不我们给他烧一套书过去?”然后奶奶就陷入纠结之中了。

八十多岁的富态老太太坐在那里愁给老头子烧什么东西,好像她烧的东西爷爷就真的能收到一样。

周奕刚想安慰她,结果奶奶的话风又变了,“要我说啊,烧什么东西都不如你领着媳妇到他墓前面给他看看,让他见自己的孙媳妇来得高兴。”

奶奶的脑回路简直让周奕猝不及防,他讪笑了两声,“孙媳妇什么的,这不是还没有合适的嘛?”

一提到孙媳妇的话题,奶奶的耳朵也不聋了,声音也更响亮了,“怎么没有合适的?我看之前那个你孙伯伯家的女孩就挺好的,还有那个赵伯伯的侄女,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女孩子都很乖巧漂亮,哪个都挺好的!”

周奕就对付着说:“那不是性格不合适吗?”

奶奶不乐意,“怎么不合适了,我看小姑娘都挺文静的,声音都细细的,都是很温柔的姑娘,怎么跟你就不合适了?”

周奕说:“那我就是不喜欢啊,没有想娶的感觉,难道能闭着眼睛随便娶一个,将来像我爸妈那样离婚,把孩子撇给父母养啊?我爸那是有你俩,可以把我丢给你们来养,我将来把孩子丢给谁养?”

这么一说,奶奶的心又软了,充满了对周奕的愧疚,叹了一口气,“唉,希望我去地下之前能见到我的孙媳妇。”

周奕哄着奶奶,“肯定能的,你放心吧,我努力找,喜欢我的小姑娘多着呢,我从中认真找一个带回来给你看。”

奶奶一听,又高兴了,“别骗我。”

“不骗你,真的,您赶紧回屋睡觉去吧,我得回公司处理点事。”

“我周末再回来住。”

因为华信公司距离奶奶家太远,周奕才没有平常也住在这里的,而是住在公司附近的房子里,一般会在周末回来陪奶奶住。

奶奶再一次提出:“要不我搬到你公司附近去跟你一起住吧?”

周奕说:“别,您走了,谁来打理爷爷种菜的园子,收拾他看过的书呢?”

奶奶环顾着周围,这里住了三十多年,一草一木都有老两口的痕迹,而且周围邻里都是老朋友了,搬走的话她还真的不习惯。

周奕起身要走,奶奶又拉着周奕递给他一个保温饭盒,“这是给你留出来的猪蹄,你带回去吃吧,加班再晚,也得吃饭啊。”

周奕拎着保温饭盒,忙不迭的点头,“你放心吧。”

这才离开了奶奶家。

他先回公司处理了点工作,再出来就快九点了,看到车上放的保温饭盒,他忽然想起了苏南星,不知道脚受伤的她有没有吃饭?

想到今天下午抱她的时候,她在他怀里的感觉,她的酥胸贴着自己,她为了避嫌还特意想远离他,可是上楼的动作让她只能搂着他。想到苏南星在她家门口犹豫要不要请他进屋坐一坐的纠结表情,周奕不由的笑了。

有时候苏南星真是冷静和天真并存的矛盾体。

平常工作的苏南星非常有条理的,是他最喜欢的那种下属,效率高、办事稳妥,见客户的时候聊天和谈业务的能力都很强,是个很冷静的下属。

说她天真是因为,他们俩明明都发生了那种关系,她还试图想当成没有发生过,这种事都发生了,怎么能没有发生过?

不过他也能理解她,毕竟在华信这种国企,唾沫星子能淹死人的地方,她谨慎点总是没错,要不然的话,她以一个临时工的身份也不能升迁到这个地位。

周奕给苏南星挂了个电话,他不想在这个时候还跟她发微信揣摩来揣摩去的。

苏南星还以为周奕是要问工作,结果周奕在电话那头问她:“在做什么?”

苏南星一愣,领导怎么问这么家常的话题?

下意识的回答:“在家里看视频呢。”

周奕又问:“吃饭了吗?”

苏南星说:“吃了。”沙拉。

周奕在电话那头说:“那你再吃点。”这就收了电话。

十分钟之后,苏南星再一次接到周奕电话,周奕的声音响起,“开门。”

她打开门,周奕就站在门口。

他把一个保温饭盒递给苏南星,“给你的。”

所以这是领导带着礼物来探望下属?

就算是再不想跟周奕有过多的私下接触,可是人家都带着东西送到家门口了,她也不能把人拒之门外,出于礼貌,苏南星客气了一句,“周经理,快请进。”

没想到周奕真的一点都没有拒绝,直接进来了。

苏南星关门的时候还在想,苗萌萌怎么还没有回家?

周奕却是一进屋就一眼把这个屋子收入眼底,屋子是很小的两室,看得出来是两个女生住的,屋里很干净温馨,整体色调也是暖色系的,看起来很舒服。

就想苏南星此刻的穿着一样。

脱下了肥大的工装,苏南星只穿了一件很普通的贴身T恤和一条宽松的家居裤,头发被她随意的扎在脑后,整个人透着一丝慵懒的味道。

苏南星从茶几旁给他拿了一瓶矿泉水,自己打开了饭盒,一看是一盒红烧猪蹄,闻着非常的香。

周奕指着她的脚说:”以形补形。”

苏南星拘谨的应答:“谢谢经理来看我,我修养几天之后就回去上班,您不用担心。”

在这个小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周奕已经穿回了他的白衬衫和做工精良的西装裤,晚上有点热,他的衬衫领子解开了两个扣子,露出了性感的喉结。

周奕穿衬衫本身就是一副带着性感的画面。

但是这个性感不是她苏南星能消受得起的。

苏南星一直没有听见周奕的声音,她抬头去看他,只见周奕一直在看她。

大概是天色黑了,所以周奕有点放松的靠着身后的沙发,他忽然对苏南星说:“我以为,我们就算不能成为好朋友,也算是比普通同事关系更进一步的朋友了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