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辰沈傲雪小说

11.011

10个月前 作者:老衲吃素

跟周奕的‘工会慰问品’一起来的,还有他带过来的工作。

根本没有给苏南星拒绝的机会,周奕直接将文件扔给了她,并且说:“集团公司要求各省公司把部门流程规范出一份,市场部和研发部都交过一轮开始修改了,我们部门的文到现在也没交出去。”

又说:“宋集最近在忙一个地级市的项目,出差去了。”

他微微叹了一口气,这琐碎的工作让他很不耐烦,说了句:“这个工作我本来交给了李婉,但是你看看她写的。”

苏南星接过来看了一眼,确实写的不怎么样,但是那是宋集的属下,苏南星也不会点评别人的下属,说了句:“她没干过这个工作,不知道我们部门的流程,出错也是难免的。”

没等周奕把工作正式交待给她,苏南星就主动说:“我来看看。”

苏南星对待工作的时候,这点特别让人放心,她知道这份工作自己推脱不了的时候,就会主动揽过来,省得领导再开口分配,这种小细节让人十分心生好感,而且她工作质量也很高,所以系集部那么多正式工谁不想升职为行业总监?周奕执意要给苏南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脑开始工作,苏南星抱着电脑写了半个多小时,初步改出了雏形,想给周奕看看,结果发现他靠着沙发睡着了。

他睡得很沉,身体发出规律的起伏。

大概是太累了吧。

平常上班的时候,苏南星加班到六七点是经常的,周奕只会比她加班到更晚,项目要谈、分包商和供应商的应酬要去、省公司五花八门的会议得开,甚至集团公司夜里忽然着急要个表格,周奕也得赶回公司去处理。

平常见到他都是条理分明的、严谨的,甚至给他们这些下属安排工作都是十分高效率的。可以想见他对自己日常的作息和工作安排会多么的严格,每天睡觉的时间大概都不够吧。

二十九岁做到这种大型央企的省公司正职经理级别,几乎是一个打破记录一样的存在。

看着他掌管着省公司系集部上下几百号员工很威风的样子,但是他私底下也付出了很多努力。

苏南星没有叫醒他,还拿毯子给他盖上了。这样的小动静,他都没有醒,是真的很累了。

她又继续埋头改文件,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周奕还没醒。她工作也做得差不多了,就戴上耳机刷了一会儿美剧。

周奕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透了,苏南星怕灯光太亮影响他睡觉,特意只开了一盏晕黄的小灯。

周奕醒来之后就看见苏南星穿着居家的合身衣服,头发扎起来露出纤长的脖颈,这样的她不知道比在公司里的时候看着漂亮多少。

周奕不知道怎么的忽然想起曾经有一次见到苏南星穿着一件露肩的红色连衣裙跑过他眼前,那大概是她来系集部一年之后的事,当时是下班之后他在车里等红灯,看到了她穿着一身红裙子奔向了她的前男友。

裙角飞扬,笑容灿烂。

跟平常在公司里看到的宛若两个人。

那时候周奕才知道,原来这才是私底下真实的她。

工作的时候认真仔细,私下的时候红裙飞扬。

也许这大概才是那天晚上,她轻轻亲吻他的时候,他把持不住的理由吧。

周奕看苏南星电脑上放的美剧,说了声:“《行尸走肉》?”

苏南星这才发现他醒了,摘下耳机,递给他一瓶矿泉水,“醒了?见你睡得熟,就没有叫你。”

周奕喝了一口,“昨晚被分包商拉去应酬,不想去但是又不得不去,闹到半夜才回家。”

苏南星将她写的流程规范文件打开,“你看看,行吗?”

周奕接过电脑,低头看了个大概,苏南星的工作一向让他放心,“很好,把文件发给集团企划部的小何。”

在苏南星发送文件的功夫,周奕起身从他带来的水果里拿出了一盒车厘子,在水池里简单洗了下,端出来放到茶几上。

苏南星发完了文件,顺手也拿了了一颗大车厘子,像车厘子这种高档水果,她平常是不舍得买的,一般都等到六月份樱桃大批量上市了,她才吃吃过瘾。

周奕点开苏南星的电脑,将刚才《行尸走肉》的视频继续播放,大概因为刚才睡了一觉,他的状态有点懒散,靠在沙发上,随意的问了一句:“你看到第几季了?”

“第四季第五集。”

“那正好,我看的也不多。”

他就姿态随意的开始跟苏南星一起看了《行尸走肉》。

苏南星偷偷的看了眼时间,发现都快九点了,想委婉的提醒下时间,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电脑放在俩人中间的茶几上,苏南星的小沙发是个三人沙发,虽然他俩离得还有点距离,但她觉得好像还是能闻到他身上那股淡薄荷和烟味混合的气息。

她正纠结的功夫,电脑里的剧情走起了,主角们开始被丧尸追着逃跑,然后苏南星就被剧情吸引了。

等再纠结周奕怎么还不走的时候,这一集剧也看完了。

周奕就拎起西装和电脑,潇洒的走了。临走之前说了声:“早日康复,你不在,我很苦恼。”

这话在苏南星理解是:早点回来帮我分担工作。可是听他这么说,还是觉得周经理的情商也高,这话人家说了之后她听了就是觉得舒服……

又过了四五天,在休息了整整一个星期之后,苏南星上班了。太快走路还不行,但是慢慢走没什么问题了。而且公司的电话是越来越多,逼得她刚刷完《行尸走肉》还没有补全《生活大爆炸》就得回来了。

一上班回来果然就攒了一堆工作,着急的工作都被李婉和钱大姐她们做了,但是属于她项目都堆着等她回来处理呢,第一天上班,她就忙得抬不起头,整个一天忙得连口喝水的时间都没有,加班那是必须的,她一直工作到了九点,捶捶酸痛的肩膀,决定先干到这里,明天再继续。

同事们都走了,苏南星收拾好东西也往外走,一边走一边掏手机想叫个车,结果在等电梯的时候遇到了从外面回来的周奕,他看见苏南星,问她:“才下班?”

苏南星点了下头,周奕把他的公文包递给她,“等我一会儿,我取个文件就回来,我送你回家。”

苏南星想说不用送,但是周奕的公文包已经塞给她了,就得站在那里等领导回来还包。

周奕很快就回来了,苏南星说:“我自己可以走,不用送。”

周奕说了句:“反正我也是顺路。”

苏南星还能说什么,领导要送,还能真拒绝不成?

这一送开始,周奕就又送了她好几天。

后来周奕也在办公室里加班,他给苏南星发了条微信:【你走的时候喊我,我送你,顺路。】

苏南星说:【真不用送,别耽误你的正经事。】

周奕只回了两个字:【听话】

苏南星盯着这两个字愣了半天,觉得领导可能发错人了吧……

但最后,她还是在加完班之后喊了周奕,是他开车送她回家的。

送了一星期之后,苏南星的脚好了,走路也没有问题了,“我的脚已经好了,谢谢周经理这些天的帮忙。”

周奕“嗯”了一声,扶着方便盘垂着头,一只手痛苦的按在他的肚子上,忍着痛说了句:“我就不送你上去了,到家给我发微信。”

“你怎么了?”

周奕说:“老毛病了,慢性胃炎,一会儿我回家吃点药就好了。”

领导在自己眼前病倒,作为下属不表示一下关心,实在过不去吧,苏南星说:“吃药之前得吃饭,你晚上吃饭了吗?”

他俩都加班到这么晚,显然都没吃晚饭。周奕说:“回去煮点挂面对付一口。”

苏南星说:“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给你煮点面条吧?你在我家休息一会儿。”

结果周奕都没有客套一下,就直接说了声好。

到了楼上,苏南星怕他在沙发上窝着难受,让他躺上了自己的床。

周奕枕着苏南星的枕头,盖着她的被子,到处都是她淡淡的香气,再闻着厨房里传来做饭的香味,好像胃也不那么痛了。

苏南星怕他等急了,先给他端来一杯温水让他慢慢喝,周奕见苏南星担心的神色,还有心情开玩笑,“担心我啊?”

苏南星说:“你是我领导,我当然担心你,我还指望着你帮我升职呢。”说完转身走了。

周奕慢慢的喝了热水之后,再躺下觉得胃里舒服了一些,躺在苏南星柔软的床上环视着她的小房间,看得出来,她的房间跟她的人一样,整齐干净,墙角放着的书架上摆了很多书,凭周奕的眼力他看见了《百年孤独》。

苏南星的面条都是之前就做好的手擀面,直接做好了之后放冰箱里冻上的。她平时因为控制碳水化合物,所以吃得也不多,都是苗萌萌爱吃。最近苗萌萌减肥,这些面条才留下来能给周奕吃。

苏南星给周奕煮了一大碗,怕清汤寡水没有味道,还先将西红柿炒成酱才加水煮的面条,这样面条吃起来是有点酸咸口的,端上来的时候闻着味道就让人食指大动。更别提吃了一口之后,属于手擀面的独特弹性和口感让周奕很是满足。

能在这个时间吃到一碗热腾腾的手擀面,他的胃感觉好多了。

苏南星还端出一杯热牛奶,“我刚才在网上查了,慢性肠炎饭后喝点牛奶比较好。”

周奕“嗯”了一声,面条氤氲的热气让苏南星变得更加柔和了,后来他没有再说话,而是认真的吃着面条,吃到后来他出了汗,将领口和袖口的扣子解开。

苏南星觉得周经理穿着衬衫的样子就算在吃面条也不能多看,因为太性感了,热就热呗,怎么解开了三颗扣子呢?

周奕吃完饭之后被苏南星压着喝光了牛奶,又休息了一会儿,感觉不那么疼了,他才起身离开,“谢谢,面条很好吃。”

苏南星说:“平常总是接受你的帮忙和照顾,这次可算让我有表现的机会了。”

周奕说:“那一顿面条可不够啊。”没等苏南星回话,他就走了。

*

苏南星的脚好了之后又开始白天跑几个项目的现场,忙了几天之后,周五早上那天刚到公司,就接到要出差的通知。

是浦口市那边地级市系集部得到了一个消息,浦口市想做‘天眼工程’,想加入到国家‘天眼工程’的数字化监控平台系统中去。软硬件大概合计两个亿的工程,希望周奕作为系集部老大到浦口市那边去跟公安局的人初步谈一下这个项目。

本来这种大型的项目带着更有经验的宋集比较合适,但是宋集这两天忙着另一个项目,已经出差去下面的地级市了,所以只能带着苏南星一起去。

俩人直接坐的高铁,高铁才发动没多久,苏南星就困了,头靠着玻璃那边一点一点的。

忽然,苏南星感觉到一只手扶着她的头,然后将她搂过来,让她靠在了他发肩膀上。

她没抬头。

听见头顶的周奕说了句:“这么睡比较舒服。”

苏南星觉得这样的话才是真的睡不着,可是没多久,她在周奕的肩膀上就睡着了,苏南星迷迷糊糊的意识之间想到他的肩膀还是那么让人有安全感,就这样一直睡到了浦口市。

出高铁站,浦口市这边的系集部长已经亲自开车来接他们了。

周奕这样的省公司系集部经理出动,市公司这边必然高度重视,平常都很难接触到的人物,现在来到地方了,不得好好表现一下啊?

市公司系集部陈部长说:“我通过我叔叔的关系接触了浦口市的李局长,他明天上午有空,我帮您约了跟他一起打高尔夫球,您看可以吗?”

对于市公司的办事效率,周奕还是很满意的,“当然没问题。”

中午在市公司食堂吃过饭之后,市公司的经理就一直拉着周奕不放,非要好好接触一下。

地级市公司的经理虽然跟周奕在级别上是平级,但是像浦口市这样的地级市必然是比省公司的平级经理要矮半级的,而且周奕才29岁就是正职经理级别的人物,将来必然前途无量,现在逮到机会多接触,是难得的机会啊。

苏南星反倒闲下来了,在系集部里被陈部长招待着。她虽然是临时工,但是也是省公司的行业总监,还是系集部老大的嫡系,谁敢怠慢她?

反倒是苏南星有点疲于应酬,后来见陈部长的电话不断的打进来,就说:“你忙着,我去会议室里等周经理,我怕他有事叫我。”

陈部长忙不迭的点头,还指挥下属:“给苏总监倒点水。”

苏南星本来是想躲清净玩手机的,结果才坐下没几分钟,周奕进来了,他从随身的公文包掏出一张卡递给她,“下午你去买几套衣服,一定要买一套高尔夫球装,再买几套……正常的衣服。”

扫了她一眼,又补了一句:“不许买肥大款的,买正常的,你要不懂什么叫做正常的,可以让陈部长的下属陪你去。”

苏南星拿着周奕的卡首先想到的竟然是,她这个月没有额外计划买新衣服的钱啊!

还没等她问出来,就听见周奕说了一句:“刷我卡,可以报销,去买吧。”临走之前不放心,还又说了一句:“多买几套备着穿。”

于是苏南星这个魔幻的下午,揣着顶头上司的卡去买新衣服穿。周奕让她多买,但她也有分寸的只买了两套 ,一套是高尔夫球装,一套是那种红色真丝衬衫配一步裙,还买了一双高跟鞋。

肉疼的花了三千多块,就怕公司不给报销花了自己的钱就要吐血了。

当天晚上地级市公司经理非要请周奕吃饭,周奕以明天早上的见面为由将时间推后一天。回酒店房间之后给苏南星发了微信,问她:【买没买?】

苏南星:【买了】

周奕问她:【是合身的吧?】

苏南星回了个哭笑不得的表情,回了句:【是合身的】

等周奕洗完澡回来,回复苏南星一个【嗯】字,苏南星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他们来到了约好的高尔夫球场。

浦口市的环境很好,虽然叫作‘市’,但其实在国家层面规划的时候是一个开发新区了,到处绿地草皮、海滨公园,因为守着不冻港让这里从一个破旧的小渔村日益发展起来,成为L省内最大的物流港之一,很是受到省市领导们的重视。

说是高尔夫球场但其实是公共绿地,因为地方偏僻、绿草如茵,总有一些高尔夫球爱好者来这里打球。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