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辰沈傲雪小说

67.

10个月前 作者:老衲吃素

苏南星也没心思再去考虑省公司系集部那些大姐们的猜疑了, 因为她此刻随着周奕到了市公司办公楼。

她本来没想到周奕会跟着她一起上去的, 因为像周奕这个级别的省公司领导来市公司的话, 市公司的领导都会被惊动。

好在他们来的时候, 丁琰正在给几位部长开会。

以前苏南星跟着周奕到基层视察的时候来过S市公司, 所以知道系集部在三楼。

S市公司在各部门配置上,也跟省公司差不多, 市场部、网络部、系集部等几大重要部门都有, 到了基层之后, 市场部更壮大一些, 整个市公司的一楼都是市场部营业大厅, 二楼是网络部、财务部和工会, 到了三楼才是经理、综合办公室以及系集部。

周奕将东西搬到苏南星的新办公室,扫了一圈发现这里环境挺好的,单人办公室里桌椅和会客沙发都有,只不过要是让他挑缺点的话,就是这里离丁琰的办公室有点近。

但没办法,连苏南星这个人以后都得在丁琰眼皮底下工作了。

虽说对苏南星很放心,但周奕还是心里有点不痛快。

尤其是自己女朋友长得这么好看,她今天穿着那套裸粉色的铅笔裙套装,显得腰肢细细的,从后面看是细腰丰臀大长腿, 丰臀随着细高跟鞋的步伐带着一点韵律, 看着就让人挪不开目光。

刚才苏南星从楼下走上来这一路上, 二楼网络部那些糙汉子们的眼神就忍不住往她身上撩。哼!

周奕刚把苏南星的东西放下来, 隔壁系集部大办公室的人就发现新任部门领导来了,赶紧出来招待他们。

苏南星只认识两个以前在工作上跟她有业务来往的人,她直接叫了对方的名字,其余人就不认识了,不过现在也不是认识新属下的时候。

丁琰那边散会了,知道周奕过来了,走过来跟他寒暄了两句。

周奕没有多呆,再呆下去就不是顺路来送个前任亲信了,而是变成了到市公司来视察工作了,显得太正式,也不太好。

他连口水都没喝,就跟宋集往外走,他跟丁琰客套的说了一句:“我还要跟宋经理去趟施工现场,这就走了。”

市公司这些部长不懂周奕这个级别领导的日常工作,但是丁琰怎么不懂?周奕都要升到集团公司去了,现在正是交接工作最忙的时期,哪有什么闲工夫去市里看施工现场?

周奕才不管丁琰看没看出来,他一边走一边跟丁琰还说了一句:“苏部长可是我的得力干将,现在我可交给你了。”

丁琰回了他一句,说:“苏部长以前也是从我市场部调到系集部的,她的工作能力我非常认可的,以后也算是市公司的人了,我自然会多看着点。”

周奕听这话,想怼他两句,但俩人旁边都跟着一群属下,再多的话也没法说,他只得点了点头,被一群人拥着下了楼,坐进车里之后跟苏南星摆了摆手,说了句:“在市公司好好干。”就升上了车窗,车开走了。

一群部长随着丁琰往办公楼里走,上楼的时候,几个部长已经跟苏南星打了招呼,像他们这个级别的中层干部,以前在省公司召开的会议上或多或少都见过,大家也算是个脸熟。

苏南星以前比他们低半级,但她是省公司的人,这些部长们以前跟她就挺客气,现在发现苏南星这个新任系集部长竟然还是由省公司领导亲自送过来的,就算周经理说是“顺路”帮个忙,但能让他这么大的领导顺路帮忙,这就不简单了。而且听说周经理还升到了集团公司去,简直是前途不可限量。

不管苏南星背后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但起码表面上说明一件事,那就是这个苏部长的背景很硬,不能轻易得罪。

苏南星自然是知道周奕特意来市公司露脸的心思,他现在忙得天天加班,哪有什么功夫去看工程现场。

他不过是,是来给她撑腰的。

想到这里,她心里是止不住的甜,连嘴角都被染上了微笑。

忍不住掏出手机给周奕发了一个【飞吻】的表情,周奕回了一句:【如果真的要吻,我希望也是等回家之后落实到实处】

不过周奕这个愿望在当天还是落空了,因为他实在是太忙了,他要升到集团去了,不仅有一堆工作要整理,还有各种人际关系要梳理和安抚,尤其是那些分包商都骚动起来了,纷纷向他提出饭局邀请。

周奕已经推了那些能推的饭局,但也仍然有不能推辞必须得他本人亲自去交际的饭局,不过也得等他加班到九点多结束之后才在饭局上露面。

本来就是为了周奕攒的饭局,他去了之后就更加热闹起来,酒是免不了的,甚至还有围了一圈美女的,周奕哪里会碰这些,直接摆明了车马说:“我女朋友醋劲大,若是我身上沾了你们的香水味,我回家可是要跪洗衣板的。”

分包商张总笑了起来,说:“这么大醋劲的女友,周经理怎么消受得起来啊?要不要换个温柔的妹纸?”

周奕说:“可别,别的妹纸我消受不了,我这心里连着胃,都得我女朋友给我治好。”

分包商说:“认识你这么多年,倒是第一次见到你跟哪个姑娘这么认真,下次一起带出来玩啊?”

周奕心说不用带出来你也认识,等我走了,你们就得找她攒饭局了。

后来那顿饭局就没找妹纸玩,毕竟是以他为主的饭局,他说不要妹纸也没有人敢强求他。

但等到饭局结束之后,周奕还是有点喝多了,回到家里就直奔着卫生间吐了一遍。

苏南星赶紧在旁边照顾他,端来温水给他漱口,周奕酒气冲天的搂着她,嘴里还不忘了邀功卖好,“我今天,那个张总给我塞女人,我都拒绝了,连点香水味都不敢沾。”他说:“我是不是很守规矩?”

苏南星立刻亲了周奕脸颊一口,说:“夸你,做的真棒。”

周奕笑了,他埋在她颈肩,说了句:“尝过你的味道了,她们就没有味道了……”

又迷迷糊糊的说了句:“我怎么会因为这点事让你难过呢……”

苏南星听到这句,心里止不住的又暖又涨,知道自己真是在周奕这个大坑里载倒了,很难爬出去了,周奕总说她会对付他,总能撩到他心里去,但其实周奕又何尝不是呢?她一步一步沉沦在他为她织造的世界里。

可是又那么心甘情愿的等着沦陷。

她亲了亲他的额头,温柔的拿热毛巾给他擦脸、擦身体,将他照顾舒服了,盖上被子一起睡了。

到了夜里,周奕迷迷糊糊的醒了喝水,看到身边脱得光溜溜的苏南星,那圆润肩头下红梅赛雪峰的美景真是让他口干舌燥。

但第二天工作太多,他也没敢放纵,只是忍不住将她搂在怀里捏了两把。

临近要分别了,越来越舍不得他的小星星,怎么办?

被他捏了两下发出了微微哼声的苏南星要睁开眼睛,周奕又轻轻拍她两下,说:“乖,睡吧。”

第二天早上,周奕到底没有忍住,在苏南星没醒的时候,忍不住将自己埋了进去,胡闹起来。

睡得迷迷糊糊的苏南星被激醒,又被周奕一起拉入到起起伏伏的欲丨望漩涡之中,与他一起沉沦迷失。

她随着周奕的动作微微颤动的峰顶,还有情动时发红的身体,含着水光的眼睛,甚至是娇娇软软搂着他,喊他“经理,求求你了”的声音,都让周奕舍不得。

要得更狠了一点儿。

结束之后,苏南星要穿高跟鞋上班,发现腿有点发软,嗔怒的捶了周奕好几下,但是却被周奕扯进怀里亲,苏南星喊了一声:“我的口红被你吃掉了……”

后来她又重新涂上了口红,还换了一双平底鞋穿,这才赶着去上班了。

他们俩正式分开上班了。

到了市公司之后,苏南星给市公司系集部员工开了个会,丁琰这个经理也在场,向系集部成员正式介绍苏南星的身份,“苏部长以前是省公司系集部总监,以后就是你们的部长了,大家欢迎。”

随着热烈的掌声,几位以前跟苏南星有过工作接触的属下说:“我们以前跟苏部长报过表格,她人很好。”

这话,苏南星也就听听,以前不是一个公司的,当然对谁都和蔼,以后是上下级了,大家的新角色不一样,自然处事方法就不一样。

苏南星起身行了个礼,客客气气的说:“刚来这边,了解的还不太多,以后请大家多指教。”

丁琰给众人介绍完苏南星的身份之后就离开了,苏南星开始了解新部门的情况,尤其是部门中每个人手中负责的工作任务,她都大概听一听。

新工作,新的开始,只有忙碌这一点是不变的,而且因为主管一个部门了,她比在省公司的时候更忙。

但晚上下班之后,苏南星是直接回了周奕家的。

这个周末,周奕就要去B市了,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所以格外珍惜在一起的时光。

周奕今晚没有饭局,但也加班到十点多才回家,进门就吃到了苏南星给他做的饭菜,吃完了饭之后跟苏南星撒娇,在沙发上枕在她大腿上说:“工作太累了,头疼。”

苏南星自然就用她细软的手指帮他按摩,从头顶按摩到耳根、太阳穴,还带着按摩了脖子,按得周奕舒服极了,昏昏沉沉的就睡了过去。

半夜醒了又爬回床丨上,将苏南星捞进怀里搂着,继续睡。

幸福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很快到了周日下午。

苏南星替周奕收拾好了行李,周奕一向是不喜欢带太多东西出差的,不过这次要在B市久住,还是带了他经常用的随身物品,比如西装套装和衬衫,还有内衣、鞋子,甚至是胃药,都被苏南星收拾得整整齐齐的。

宋集开车送他们去高铁站。

在车上的时候,宋集说:“老大,去了那边也别忘了这边啊,有事儿给我电话,我24小时待机,你放心吧,你人虽然不在我身边,但一直在我心里。”

周奕要走了,以后接触机会少了,宋集也抓紧机会表态、表忠心。

周奕说:“对于你我很放心,天眼工程的事,你和南星多盯着点,有事随时给我电话。”他人虽然去集团公司了,但是编制还暂时在省公司系集部,还是这边的主管老大,所以这边重要大事,还得经过周奕。

宋集自然叠声应下来。

苏南星也难得话唠的反复叮嘱他:“到了那边去,注意养胃,别喝太多酒。”

周奕说:“放心吧,我会注意的。”

但谁都知道,等他去了集团工作之后,喝酒应酬什么的是少不了的,而且只会更多、更重要,因为在集团公司那边,比他资历深的、比他职位大的人很多,到了酒桌上,哪个不得喝?

更别提到了那边之后,连分包商的级别也更高了,上面有副总裁和总裁要抹平,下面有大分包商要交际,事儿少不了,饭局也少不了。

但苏南星也不知道说什么了,以前还不好意思在同事面前露出跟周奕的亲昵,这时候也没想那么多,难得娇娇女作态的圈着周奕胳膊贴着他,不舍之情溢于言表。

车子路过商业街的时候,周奕让宋集停一下,跟他说:“等我们一会儿。”就拉着苏南星下车往商场里走去。

苏南星问他:“干什么?”

结果就见周奕拉着她直接往商场一楼珠宝店里去,进了店里直接跟柜员说:“给我拿对戒。”

店员赶紧将他们领到铂金柜台,拿出几款对戒,周奕跟苏南星说:“你挑吧。”

见苏南星还有点没反应过来,他就拿起最顺眼那对,是那种特简单的素戒,磨砂喷金的外表看着低调奢华。

柜员说:“先生好眼光,这对戒指看着简单,但其实特别有内涵,这外面的一层薄薄的喷砂金是能随着佩戴时间慢慢磨掉的,掉了之后就会露出里面的铂金来。”

“这款戒指寓意是:随着时间流逝,我对你的爱也越真。”

周奕一听,就拉起苏南星的手戴了上去,她纤细白嫩的小手戴着正好,他说:“戴上了我送的戒指就是我的人了,虽然我走了,但是我也一直在你身边。”

又将男戒递给她,“帮我戴上。”

苏南星看着他,不知道怎么的,眼眶有点红,也轻轻的为他戴上了戒指。

苏南星觉得,真的,不管周奕到了B市之后,他们最终到底有没有一个好结果,但是这一刻她内心的感动和那些温暖的爱意是她此生所能有的最多。

周奕看她眼眶发红想哭的样子,心疼得不得了,终于将她一把搂进自己怀里,他说:“你给我点时间,我在那边站稳脚之后,就调你过去。”

苏南星胡乱的点头,“嗯,我知道。”

“你放心去吧,我没事。”

周奕一只手挑起她尖尖的下巴,热烈的亲了上去。

好像周围所有金碧辉煌的灯光都成了他们的背景,苏南星也忍不住回应了他,搂着他,也舍不得。

可是分别是终究要来的。

高铁还有十多分钟检票的时候,他们才松开怀抱。

周奕说:“我周末就回来,高铁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到了,如果我加班的话,那你就来看我。”

苏南星使劲的点头。

周奕还叮嘱她:“戴上了我的戒指,就不能摘下来,天天都得戴着,别的男人问你,你就说你是我周奕的女人。”

苏南星见他这样子,忍不住笑了,说他:“那如果有女人喜欢你怎么办啊?集团公司那么多单身姑娘呢。”

周奕说:“那我就亮出戒指告诉她们,我的身体和心都被一个叫苏南星的女人管住了,别人都入不了我的眼。”

旁边的宋集觉得,认识周经理这么多年,平常怎么没发现他那么肉麻呢?见周经理这么牛逼的精英谈起恋爱来都容易智商掉线还肉麻,真是不忍直视。

周奕拎着行李箱随着人群走进检票口了。

他穿着白衬衫休闲裤的样子还是那么英俊,即使在人群之中也一眼就能看到他,英俊得好像会发光一样。

然而苏南星最爱的是,他看她的眼神那么深沉,那么亮。

直到周奕的身影完全消失,苏南星才随着宋集往回走。

回程路上俩人都没怎么说话,宋集为了活泼气氛还点开了欢快的音乐,车子开到省公司附近的时候,宋集接到了李婉的电话,李婉问周奕走没走,宋集说:“刚走。”

李婉说:“怎么没通知我呢,我也去送送经理。”

宋集说了句:“经理女朋友去送的。”

李婉就不说完了,大概有点难过吧。宋集也挂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黄欣然也打电话问,跟黄欣然说话,宋集就客气多了,黄欣然的问题也是怎么没通知她一起送周奕,宋集说:“经理不让我们说,不想给大家添麻烦。”

挂了电话之后,宋集跟苏南星说了一句:“经理那样的人物自己一个人去了集团公司,我觉得集团公司那些妹纸们会恨不得生扑了他,别说他手上戴着戒指,就算是结婚证摆在她们面前,也阻止不了她们对他的兴趣。”

他问苏南星一句:“你难道不害怕吗?”

苏南星已经缓和了悲伤情绪,说了句:“不害怕。”

因为我那么努力让自己变得更美、更优秀、更美好,不是为了担心某个男人会忽然离开我的,男人想变心是拦都拦不住的。

她穿着他最喜欢的红裙子,擦着红色的口红,身材曲线的每一条线条都是汗水雕琢出来的,她的自信都是她努力加过的班和吞下的苦酿出来的醇酒,她拉开车门,高跟鞋踩在地上,回身跟宋集说了再见。

身姿妖娆、仪态优雅。

即使是知道苏南星是周奕的人,宋集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苏南星好像闪着光。

宋集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苏南星不害怕了,因为同样的,不再遮掩自己魅力的苏南星,也有很多男人追求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