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辰沈傲雪小说

69.

10个月前 作者:老衲吃素

苏南星随着丁琰往小会议室走去, 结果在电梯口那里遇到了刚下楼的许开心。

许开心看见她说:“哟, 小苏妹纸, 正好遇到你, 省得我特意去找你了。”

苏南星还以为他找她有什么事, 说:“怎么了?”

许开心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车钥匙和车保险及合同文件,说了句:“给, 你们家老周让我给你的。”

苏南星一愣, 许开心吐槽说:“我真是搞不懂你的审美品味, 你说你也是一个大美女, 不开那种漂亮的红色小跑车, 开什么大众高尔夫呢?刚才我去买的时候, 我都觉得臊得慌。”

苏南星忍不住笑,因为周奕前两天去了B市之后临时没有车开,问许开心有没有低调的车闲着,许开心满口说他有一辆很普通的车闲着,结果周奕一看,竟是一辆红色奔驰小跑,给周奕气得,这么骚气的车怎么低调了?

后来周奕开了一天,晚上就去定了一辆新能源车特斯拉,还高价买的现货。

苏南星说:“这不是品味的问题, 是要低调做人。”

许开心耸耸肩, 说了句:“行, 你俩之间的情趣, 我一个外人能说什么?”

苏南星问他:“你特意来省公司给我送车啊?”

许开心说:“不是,我是来省公司找你们黄总的。”

没等苏南星继续问,许开心说:“你们家老周让我来找他的,我本来想着他在C省的时候态度挺强硬的,没想到这回倒是非常客气,变化挺大啊。”

变化大的原因想一想都知道因为什么,之前周奕只是个省公司部门经理,现在周奕升到集团当部长去了,虽然级别上比黄总低一级,但人家才29岁,明显是要步步高升的,这么年轻做到集团公司领导级别,全集团独一位,将来做到集团总裁也有可能。

黄总当然态度转变的快了。

许开心自然也知道原因,他说了一句:“黄总这人就是舵转向太快,不过也是屁股决定脑袋,很正常。”

俩人没再多说,许开心跟她挥挥手,“东西我送到了,先走了。”

苏南星将车钥匙和文件塞进公文包里,丁琰还看了她一眼,可是她就是忍不住心里甜,想笑。

收到礼物高兴是挺高兴的,但是最高兴的是周奕这种时刻把她放在心上的在乎,早上闲聊时说的几句话,下午他就直接送了一辆符合她身份的车,甜得苏南星连开会的时候都忍不住开心。

她现在打扮起来本来就光彩照人,脸上还带着甜笑,整个人更是让人挪不开目光,几个省公司经理多看了她好几眼,散会的时候还有个经理说:“小苏看着很开心啊,交男朋友啦?”

苏南星直接说了句:“是啊。”

那个男经理本来就是见她漂亮,现在她大靠山周奕不在,想拿话撩她几句而已,听苏南星这么说,就说:“哟,那改天带男朋友来给我们看看啊?”因为级别高于苏南星,所以说话也带着上看下的口气。

丁琰在旁边听见了,心想她男朋友你们之前天天见,之前可不敢用这么随意的口吻周奕说话。

苏南星心情好,直接说了句:“好啊,等他哪天有空。”说完就跟丁琰走出了会议室。

等到公司楼下找到周奕送她那辆小车,是一辆十多万的大众高尔夫,是很多人入门级代步车,低调不显眼,价格不高,别人也不会多想。

她家周部长真是替她都考虑到了。

坐在车里,特别想给他打电话,想听听他的声音。

但怕他太忙,先发的微信:【忙不忙?】

周奕说:【半个小时后去开会】

苏南星心想,那就不打扰他了吧。可心里还是有点失落。

没想到周奕把视频电话打过来了,见苏南星坐在车里,说:“想我啦?”

又问她:“礼物喜欢吗?”

苏南星说:“太贵了,下回你别乱花钱了好吗?”

周奕说:“才十多万而已,我这么努力的挣钱,不就是希望能给你乱花吗?否则我辛苦挣来钱还有什么意义?”

苏南星说:“总之下回你再送我贵的礼物之前,问问我好吗?”

周奕心想,问你的话,你一定不会要的。

但面上还是得点头同意,表示对他家苏部长的支持和拥戴,不过心里想着反正送礼物还是他说了算。

苏南星在电话这头做出了一个亲亲的动作,周奕说了句:“这些我都得攒着,等到周末的时候一起讨回来。”

苏南星娇娇的“哼”了一声,其实心里甜滋滋的。

终于等到了周末,周奕太忙了,一直加班回不来,苏南星坐高铁去看他。

她周五晚上就想去,但到达B市时间太晚了,周奕不放心就不让她来,要求她必须周六白天坐车。

苏南星说不过他,只得周六早上起早买了高铁票。到他公司楼下的时候,刚到中午。

周奕也赶着工作,敢在中午之前干完,下午想跟苏南星在一起。

苏南星给周奕发微信:【我到了,在集团公司楼下的那棵树下面坐着呢】

周奕走到窗边,果然看见苏南星戴着帽子和大墨镜,身上穿着大t恤露出一双美腿坐在树下等他。

他嘴边已经忍不住笑了。

部门里另外几个在加班的同事看见他们新来的副部长在窗边傻笑,大家还没弄明白,不过中午饭点到了,研究一起点外卖。

有个化妆非常精致的穿粉色裙子的女孩扫了周奕一眼,声音娇娇的说:“总吃附近的外卖已经吃腻了,周部长请我们吃饭吧?”周奕为人的作风是大方豪爽的,才来一周已经请部门里的人吃过几次饭了。

不过能在集团公司上班的人,大多是家里有钱有背景的,所以大家都不差这顿饭钱,她们只不过想借着吃饭多跟新来的这位帅哥部长多接触而已,29岁的部长级领导,这么英俊潇洒,能力和情商都在,不就是最好的男朋友对象?

部门里这些年轻妹纸都磨刀霍霍,不把周部长拿下都对不起她们这些近水楼台的人。

结果周奕歉意的说了句:“对不起啊,我中午有点事,不能跟你们一起吃了,而且我把工作赶出来了,下午也不来加班了,下周我再请你们吃饭。”

说完就拎着公文包走了。

部门里其他人晚他一步下楼,只看到了周部长出了公司大楼就向一个穿着白T恤、戴着帽子和墨镜的白腿女孩走过去。

那个女孩身材非常好,简单一件肥大白T恤下面穿着牛仔短裤,造成一种消失穿法的打扮,好像肥大t恤下只有光溜溜的大长腿一样,她头上带着一顶红色棒球帽,巴掌大的小脸上戴着黑色大墨镜,看不出来具体长相,但是从那尖尖的下巴和迷人的红唇,甚至是周奕快步向她走去的模样就知道,她一定是一位漂亮的女孩。

更重要的是,是周部长所衷情的漂亮女孩子。

部门同事都看到这一幕了,有个穿绿衣服的女孩跟粉衣服女孩说了句:“人家都说有女朋友了,他手上还戴着戒指呢,果然正主儿出现了。”

粉衣服女孩撅着嘴,嘴上的口红亮晶晶的,她说了句:“有女朋友也可以分手啊,不到最后,谁知道鹿死谁手,周部长这么好的男人搞什么异地恋?”还有句话没说,就是周部长这么好的男人应该配条件更好的她们才对。S市的乡下土妞而已,哪里比得上她们更时髦、更懂男人?

可是看周部长女朋友在他怀里高兴的搂着他脖子去亲他脸颊,觉得周部长女朋友真会撒娇!

又看到周部长扯着唇角笑的模样,觉得周部长真他妈的帅,这么好的男人,怎么没让没让她们先遇到?

苏南星不知道周奕那些女同事们所想,只是见到了周奕很开心,忍不住就亲了他,然后才想到这是在集团公司楼下,太亲密了让人看见不太好。

但是周奕完全不在乎,他俩往车上走的时候,她看见周奕向身后一群人摆了摆手,说了句:“你们吃,我先走了,下周请你们吃饭。”苏南星才反应过来那群人是周奕的新同事。

苏南星说:“刚才太高兴了,当着你同事的面,这么亲密不太好。”

周奕瞥她一眼,“你这点小心思,穿得这么好看露出一双美腿,不就是宣布主权来了吗?我不得配合你表演啊?”

苏南星小心思被戳穿了,说:“那你还配合我?”

周奕说:“因为,我看到你本来就很开心啊,一周没见,我也很想你,而且也没有什么需要遮掩的,以前在省公司的时候顾及到流言蜚语不敢公开,现在到集团公司了,也没人认识你,不怕流言蜚语。”

他说:“我得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有个漂亮女朋友。”

苏南星忍不住笑,捧着他的脸就亲了一口。

周奕没忍住,说了句:“只亲脸颊不亲嘴,这不是在耍丨流丨氓吗?”这话,也就周待机能这么一脸正义的无耻说出来。

然后,他就压着苏南星使劲亲了上去。

唇舌纠缠之间,彼此的思念和欲丨望都在蒸腾,本来定了计划想先去吃饭的,后来周奕直接开车回他住的地方,先不吃饭了,先吃掉苏部长比较好。

带着她到他住的地方,在B市这个房价高到不可思议的地方,周奕住的地方是一套一百多平的房子,屋子装修也是灰色、白色色调的,看着就充满了高级感,跟他在S市的房子风格很像。

没等苏南星具体问房子的事,周奕关上门就将她扯进自己怀里,迫不及待的解开她牛仔短裤的扣子,露出那双让他想念无比的大美腿,看到她穿了那件他最喜欢的红色蕾丝系带小内,周待机的眼神变得深沉极了,解开带子的时候去亲吻她的肌肤,激起一串串战栗。

他们彼此都那么想念,结合的时候,带着无比巨大的满足,战栗和欲丨望充斥着彼此,他忍不住一次次和她唇舌纠缠,揉捏着让他爱不释手的雪峰。

要不够,爱不够。

后来第一次结束了,俩人都饿了。

这才懒洋洋的穿上衣服出去吃饭,苏南星打扮起来穿上红裙子,挎着周奕的胳膊,俩人走到哪里,都那么吸引人。

等吃完饭再回家,这一次就不像下午那次那么急迫了,周奕好像在慢慢品尝大餐那样在细致的玩弄着苏南星,将她的高chao挑起,一次次在崩溃的边缘,就是不给她。

后来苏南星红着一双眼睛,水润润的看着他,不住的求他,“求你了……”

周奕说:“那你就打动我吧……”

苏南星搂着周奕,娇艳的唇亲吻上他敏感的耳朵,柔声却清晰的说:“周奕,我爱你。”

周奕听了,眼神不知道有多么的深沉,将自己埋入她,想将她揉进身体里一样,他说:“从今以后,你都只能爱我一个人。”

他说:“苏南星,你从里到外都是我的。”

他说:“我爱你,比你想得多,比我想得多。”

“所以,你只能爱我一个,只能看着我一个人,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你的身体你的心都是我的。”

这是周奕独特的安全感索取方式。

这是他包裹在社会精英外壳下那个童年缺失父母的小少年的偏执,喜欢一个人就全心全意喜欢,想要她就要得到全部,而且是独一份的全部。

同样的,请她也回报他同样重量的感情,回应他,给他爱,照顾他,爱护他。

像母亲一样,像妻子一样,像女儿一样,像情人一样,像伙伴一样。

所有在感情上的试探和纠结都不需要,请给他最温暖和安全的爱。

苏南星说:“我是你的。”

她说:“你也是我的,我会对你很好的。”

所有的一切都淹没在欲丨望之中。

结束之后,他搂着她,他们戴着戒指的手叠在一起,缠绵缱绻。

周奕睡了他来了B市之后最安稳的一觉。

第二天上午,他们俩在家里缠绵了一会儿,连苏南星给他做早饭的时候,周奕都喜欢从后面搂着苏南星亲一亲。

男人啊,越亲密的时候,会发现他在家里有时候像个孩子。索取无度,又喜欢缠着你。

但是在外面的时候,又变成了那个为你遮风挡雨的那个人。

那天分开的时候,周奕送苏南星到高铁站,他不想她回家太晚,他会担心,所以下午一两点就送她走了。

走的时候有很多话,但苏南星只说:“好啦,下周还来看你,你要乖乖的。”

身上还带着他的气息,就这样回到了S市。

在想念和高铁上,时间过得很快。

很快周奕去集团公司上班就两个多月了,苏南星去市公司上班也这么久了。

她已经全部接手了市公司部长的工作,周奕也适应了集团公司的工作,再过一段时间,他的编制就会正式从省公司调到集团去,正式成为集团挂名的副部长了,以后也好在集团那边升职了。

苗萌萌的减肥大业也继续着,从105斤到100斤这几斤是最艰难的,靠少吃减肥是根本不行的,而且因为有更多训练,苗萌萌还每天都要吃鸡胸肉和牛肉还保证肌肉量。

提到了一起在健身房的丁琰,苗萌萌说:“没想到丁经理还认识我,毕竟你拒绝了他,我都没好意思上前去打招呼,结果前几天下雨我忘了带伞,丁经理开车送我回来的呢,真是好人啊。”

也就提了两句而已,回头苗萌萌就把这事给忘了,因为她的云宝店开起来了,她第二次做的两套汉服由苏南星穿着在B站做直播视频,开场才十分钟,就卖了出去,同时还增加了十多套订单,让苗萌萌一下子忙了起来。

她为自己的云宝店想了好几个名字,后来苏南星说:“叫汉唐风韵怎么样?”

苗萌萌想了想,觉得比自己想的‘苗家手作’听起来高大上,就拍板决定,“好,就叫汉唐风韵!”

因为她本钱不够,决定跟苏南星俩人一起开店,苏南星升到市公司部长之后工资又涨了一点,因为市公司部长有公司的营业额分成,所以她的工资大概从年薪十五六万涨到了十□□万,也算是快年薪二十万的人士了。

不过她手里的钱不多,只攒了两万块,都拿给苗萌萌合伙了。

俩人就这样拿着四万块钱开始开店了。

苗萌萌说她:“以后开店了,你也不能总让我一个人忙,要从看周经理的时间里抽出来点给我、给我们店。”

苏南星自然点头,男人重要,但是事业和朋友也同样重要。

好在周奕度过了前期的融入期之后,也不总加班了,周末也有时间回来看苏南星和家人。

那周末苏南星还要给苗萌萌当模特直播卖衣服,周奕上午从奶奶家出来,下午陪着苏南星直播,他看着穿着齐胸襦裙画着花钿的她,肌肤细腻发光,眉眼撩人,红唇翘起冲他露出微笑,周奕就想把这样美丽的她私藏起来。

等到直播结束,苗萌萌对于今天卖了十多套的成果非常满意,要帮苏南星卸妆,周奕说了一句:“不用卸了,我看这样挺好看的。”

拉着苏南星回了他家,下楼的时候,他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来,齐胸襦裙露出的半个胸脯都快贴到他嘴边了,周奕自然不会放过,低头轻轻咬了一口,说了句:“刚才你直播的时候,我就想这么做了。”

苏南星说他:“满脑子龌蹉。”

周待机自然不能白瞎了这个词汇,回家就满身龌蹉的吃了苏南星。

之前他就说让苏南星穿上唐装给他看,现在终于有机会看到了,周奕还特别讲究,怕弄皱了这身唐朝衣服,选了让苏南星主动的方式。

后来连裙子都没脱,就那么狠狠的要了她。

只是锁骨那里的花钿到底是被周奕给亲掉了,而且短时间内,苏南星都拍不了齐胸襦裙的直播视频了,因为那里被周奕亲得都是淡红色的印子,一个叠着一个,看着十分的荡漾撩人。

苗萌萌知道了,直吐槽说:“周经理真是耽误人家挣钱。”把苏南星逗得满脸通红。

苏南星工作的市公司在市里中心地带,那附近有很多写字楼,那天正好遇到了之前在CCNA学习班的唐班长,唐班长通过苏南星的关系在天眼工程里做了个几百万的小工程,工程虽然小,但是能跟华信搭上关系,后续合作机会还很多。

他后来一直要请苏南星吃饭,但因为她太忙,一直没吃上。

结果就发现唐总他们公司就在市公司附近,他就一定要请苏南星吃饭,苏南星推辞不过,就吃了一顿。

而且她升职了之后,分包商找她做饭局的更多了,她晚上的应酬更多了。不过再多的饭局,她都尽量把周末的时间留出来陪周奕。

其实这两个月也考虑过跟着周奕到B市上班,等过一阵周奕正式在集团公司站稳脚了,将她调过去其实不难。

只是让她放弃在S市的一切,让她很犹豫,她的人脉和工作关系是她工作多年积攒下来的,干他们系统集成项目这种工作,人脉关系很重要,若是去了B市的话,一切从新开始,也是很可惜。

然而最重要的原因还是父母都在S市这边,若是她走了,她还是不放心,上个月她回家看父母,发现父亲最近气色不太好,苏父说:“最近苦夏,不太爱吃饭而已,等入秋了,我就多吃点,没事儿,你别多想。”

苏母也说:“你爸没事,还跟以前,除了夜里咳嗽就是饭吃的少了一点,但我们这个年纪,太胖的话对身体不好,容易三高,瘦点也挺好的。”

话是这么说,可苏南星还是叮嘱他去医院看看。

苏父说:“不爱吃饭去医院怎么看?难道像小孩子一样开点健胃消食片?”跟苏南星摆摆手:“我对我自己的身体情况很了解,没事的。”

结果这个没事,终究还是出事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