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辰沈傲雪小说

70.

11个月前 作者:老衲吃素

苏母在电话里的声音有些哭音, 她压着声音不想让人听见的样子, 在电话里跟苏南星说:“南星啊, 你回来一趟吧, 你爸这个胃镜检查的结果怎么写着食道鳞状细胞癌呢?”

苏南星一听, 感觉脑子轰的一下炸开了。

赶紧跟丁琰打了声招呼,因为不能确定父亲到底什么情况, 她只简短的说:“我爸病了, 我回家看看。”就随便拎着包开车走了。

这一路上, 她一直在给自己做心里建设, 一直在跟自己说没事的、没事的, 爸爸一定没事的, 可能是妈妈看错了什么的。

可是眼眶已经止不住的红了,又不敢哭,怕一会儿让苏父看出来就不好了。

忍着泪回了家,回家的时候苏母正在厨房做饭,苏父在屋里睡觉。

苏母可算等到苏南星回来,看见女儿,她的眼眶一下红了,颤巍巍的将压在柜子里的检查报告拿出来,报告还是今天上午刚从医院拿回来的,上面明确写着:食道鳞状细胞癌。

苏南星在来的路上已经百度了这个词汇, 知道这个词就是食道癌的意思。

苏母的声音压得极低, “我还没敢跟你爸说……”

苏南星下意识的说:“先别说, 万一误诊了呢?而且食道癌若是早期的话可以做手术, 恢复率也很高,可以康复的。”

苏母听了稍微好了点,说:“你爸前两天被你叔叔气得吐了一口血,当时就觉得不太舒服,而且那几天他总吃不进去东西,我就带他去了医院,做完胃镜回来等结果这几天,我总给他做点稀粥面条什么的,他就比之前吃的多了点。我听人家说得食道癌的人吃不进去饭,你爸吃饭还是没问题的,应该不是食道癌。”

苏母这话也带着自我欺骗的成分,都只爱吃流食了,她还说什么吃饭没问题。

苏南星听到苏母提到父亲被叔叔气得吐血,问了一句:“我爸和叔叔怎么了?叔叔怎么会将他气吐血?”

苏母一听,又解释了一句:“也不是吐血,就是咳出了一点血。现在想想,可能是这个病带出来的。”

苏母此刻思维也混乱了,说话前不搭后,苏南星最终还是没有继续追究叔叔和父亲那些事,毕竟现在还是父亲的病情更重要。

等苏父睡醒了看到了苏南星还挺意外的,苏南星已经想好了解释,说了句:“我正好在附近看工程现场,想着离家近就回来了,晚上直接在家里住了。”

苏父也没多想,女儿在家住,他当然高兴,还跟苏母说:“给南星多炒两个菜,她现在也是个部门领导了,每天工作多身体累,得补补。”

一想到自己女儿已经升到华信S市公司的部长,苏父就别提有多骄傲了,女儿太给他争脸了,这感觉就好像当初他做生意还富裕的时候,别人看他都带着羡慕的目光。

吃饭的时候,苏南星状若不经意的说了句:“上次我让你去检查身体,你到底去没去啊?”

苏父心虚的说:“我跟你妈一起去了,大夫说我没事。”

苏南星说:“行了,我就知道你是糊弄我,明天正好上午我有空,我直接带你们去医院看看。”

苏父还想说不用她带着去,苏母难得机灵的说了句:“这不是女儿的孝心嘛?你就别拒绝了。”

苏父其实也不敢去,但苏南星非得坚持,也就跟着去了。

见到大夫之后,没敢当着苏父的面说他的胃镜结果,等苏父被苏母领出去之后,苏南星才拿出胃镜报告给大夫看,大夫一看,说:“怀疑是食道癌,先看看扩没扩散吧,给你们开个胸部CT,你一会儿就领着你父亲去做。”

苏南星就领着苏父又做了CT,还得瞒着苏父,说:“大夫说看你总咳嗽,怀疑气管里有炎症,做个胸部CT看看气管怎么样。”一般气管的毛病都是慢性病,苏父也没多想。

等下午拿到了CT报告结果之后,苏南星看到报告上明明白白的写着:气管食管沟、纵膈和肺门有多发淋巴结转移。

苏南星拿着报告的手都抖了,大夫很直接的跟她说:“你父亲就是食道癌,而且是已经转移到了肺部和淋巴的晚期食道癌,已经不能做手术了,建议化疗和吃药结合的治疗方法。”

苏南星的脑子都懵了。

食道癌晚期。

她昨天晚上其实一直没睡好,都在担心这个事,心里总有点侥幸以为是报告错了或者做个手术就好了。

结果大夫直接判了这个结果。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大夫见多了她这种癌症家属,也没催促她,苏南星缓过来才干涩的问:“那我爸还能活多久?”

大夫说:“这个说不准,也有晚期患者护理好的能活三五年,也有一下子就忽然加重了病情,然后食不下咽,三五个月就去了。得了这个病,家人和病患都要保持好心态。”

可是,都已经是癌症晚期了,人都要死了,还怎么保持好心态?

苏南星没有问,因为她的眼泪已经模糊住了眼前所有的景色。

大夫叮嘱了几句,还给开了中药饮剂,“现在要加强他身体的免疫力,日常多吃流食,肉类的食物也要磨碎给他吃,增加营养。”又叮嘱了做化疗的时间,就开始叫下一个病患了。

苏南星站在门口缓了好一会儿,才擦干眼泪,可是出去的时候,苏母还是看到她通红的眼睛。

苏南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爸说出事实,张了张嘴,最终还是说:“大夫给开了点药,让你回家吃药,还让爸爸平常多吃点好吃的,保持好心情。”

苏父笑了笑,说:“我就知道我没什么大病。”他这么一笑显得脸上的褶子更多了。

苏南星从来没发现,父亲竟然已经如此的衰老了。心里更加难过,也乱糟糟的。

父亲得病的事早晚得说,因为过两天就得化疗了,就算是不懂医的人也通过电视剧知道,癌症病人才化疗。可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张嘴跟他说。

那一宿,苏南星睁着眼睛到天亮。

第二天早上,她先给苏母留下两千块钱,让她给苏父买点营养补品吃,苏母收钱的手一直在发抖,她年轻的时候靠着丈夫,年老了更没主意,只能靠着女儿。

苏南星像往常那样开车上班,可是开着开着就停到了路边忍不住扶着方向盘哭了起来。

那一刻她特别特别想念周奕。

想见到他,想靠在他怀里,想搂着他,即使是在在他怀里大哭一场也好啊。

可是这是早上上班时间,苏南星忍了。

觉得就算通了视频电话,周奕远在B市也无法赶回来,父亲的事儿终究还是得她自己扛着。

才准备发动车子走,周奕的电话就打来了。

周奕似乎也在准备上班,视频里的他坐在车里。

苏南星本来想忍着不说的,可是看到了周奕就已经忍不住掉了眼泪,她真的忍不住了。

见到苏南星哭,周奕吓了一跳,他们在一起这么久,除了最开始那次见到苏南星哭,后来她一直都那么坚强。

赶紧问:“怎么了?”

苏南星哭着说:“我爸得食道癌了……”

周奕一听,立刻问她:“你现在在哪?”

“我在去公司的路上。”

周奕说:“你先回公司等我,我一会儿就坐高铁回去。”临挂电话之前,他还对她说:“别担心,有我呢。”

周奕赶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多了,他还没有吃完饭,直接来市公司找苏南星,苏南星中午也吃不下东西,等见到了周奕就直接被他一下搂进怀里。

风尘仆仆的,他只拎了公文包就赶回来了。

苏南星看见他就哭了出来,平常那些坚强的样子在知道自己父亲得了癌症被宣判只有几个月生命之后,她的坚强也无力的随着泪水流了出去。

她知道自己应该坚强,但是在坚强之前,让她在周奕怀里吸取一下力量吧……

哭到了后来,她抽抽搭搭的靠着椅背昏睡了一会儿。

等再醒过来都已经是下午了。

周奕说:“晚上我去你家做客,去见见伯父吧?”

这时候也没说什么客套话,苏南星点了点头,回公司里收拾了东西,明天要陪父亲化疗了,她不得不跟丁琰说了她父亲的事,丁琰听了立刻跟她说:“我在肿瘤医院有认识的大夫,需要我帮你找人吗?”

苏南星说:“周奕帮我托关系找了个大夫,我先看看,需要你帮忙的时候我不会客气的。”

苏南星心头微暖,丁琰这样的人,真的很好。

等到晚上苏南星将周奕领回家,两位老人惊讶极了,看到女儿和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站在家门口,苏南星跟父母介绍说:“爸、妈,这是我男朋友周奕。”又跟周奕介绍了一下父母。

周奕客气的叫:“叔叔好、婶婶好。”

等他走进了苏家的客厅里,苏父苏母简直是目光都放亮了,哎呀,星星的男朋友实在是很好啊,小伙子看着就是精英,有电视剧里演的那种领导的风范,而且长得还英俊、个子也高,和他们家南星太般配了!

那天晚上,苏家因为周奕的忽然造访,苏父苏母开心极了,知道真相的苏母虽然内心还是焦虑难过,但见到了女儿如此优秀的男朋友,她脸上也带着笑了。

苏父看到周奕,脸上就散发着从心里满意的笑容。

他一个劲儿的给周奕夹菜,还劝他喝酒,周奕说:“我开车了,不能喝酒。”

苏父说:“没事,一会儿让南星开车送你回去,我不能喝酒,看你喝,我也心里舒坦。”

未来岳丈这么说,周奕自然就喝了。

苏父喝着白开水也觉得上头了,因为随着和周奕的聊天才知道,周奕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华信集团公司的部长了,因为苏南星在华信上班,苏父是知道华信内部职位高低的,自然也知道周奕坐到这个位置上意味着什么。

苏父对周奕简直是一百二十分的满意。

那天晚上,苏父开心极了。

等第二天告诉他真相,并且要带他去化疗的时候,苏父也十分镇定。

说:“看你和你妈的神色我就知道我这病不轻,尤其是你妈,心里藏不住事,背着我偷抹那么多次眼泪了,更别提昨晚星星男朋友还特意来了,若是正常见家长的话,怎么也要在周末的上午来看,哪有大晚上来的?”

苏父叹了一口气:“你奶奶就是食道癌去世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