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辰沈傲雪小说

71.

2023-06-01 作者:老衲吃素

苏父知道了自己的病情之后, 起码在表面上看着是很平静的, 甚至还能反过来劝慰苏南星和苏母, 让他们想开点, “我都这个年纪了, 活这么久也值了,你们也不要太强求。”

又说了一句:“当年我就是太强求想东山再起, 才把家里弄成这个样子, 所以说这人啊, 真不能强求。”

又说:“我这辈子, 也值得了……”

他一直试图想表现得不那么痛苦, 甚至到了化疗的时候, 他都想让自己表现得平静一点,可是化疗后,他难受的表情还是让苏母心酸的到走廊外面垂泪。

周奕昨天赶回来之后一共做了三件事,第一件事是他随着苏南星来看望了苏父苏母,第二件事是今天早上托关系给苏父在肿瘤医院这个一床难求的地方弄到了单人病房,第三件事就是塞了一张银行卡给苏南星。

他说:“上次给你的时候,你说想自己努力两年去还债,你努力我很支持,但这次是叔叔急着治病用钱,你就别倔了, 再说连我都是你的, 你花我几个钱也不算什么, 如果你实在是心里过不去这个坎, 那就当你欠着我的,将来你再慢慢还我,好不好?”

这话让周奕从里到外都说尽了,苏南星心里只有感动,其实自从知道父亲得了这样的大病之后,她就已经在焦虑钱的问题了。想到自己升了部长之后虽然工资提高了,但才升上来三个月,手里只有一万多元的存款,在这样的大病面前也是杯水车薪。

她这两天晚上睡不着也是因为焦虑,别人生病了还能卖房子去治病,可是她连个能卖的东西都没有。

周奕又说:“怕你不够花,我又往里面转了一百万,现在卡里一共有二百万。叔叔这边用药,你就挑有效的、副作用小的,别太考虑价钱。”

苏南星听了,眼泪就止不住流了下来。

她明明不是这样软弱容易感动的人,可是从知道父亲生了这样的大病以来,她觉得自己已经流掉了这辈子最多的泪水。

周奕将她搂在怀里劝慰了一会儿,他也不能多呆,集团公司那边也很忙碌,他请了一天半的假回来已经是硬挤出来的,下午他就得赶回去工作,晚上还得加班才能追上请假这两天的工作进度。

苏南星抹了抹眼泪,想到这个时候她得成为父母的支柱,可是周奕的怀抱让她眷恋,她又靠了一会儿,感觉像是从他身上吸足了勇气,才说:“你回去上班吧,不用担心我,我可以的。”

周奕摸了摸她的头,“有事儿就给我打电话,周末我回来帮你。”

苏南星点了点头,挺直了身子,说:“没事儿,你工作要紧。”

周奕很快走了,苏父的第一次化疗也结束了。

化疗比他们想的让苏父更难受,苏父本来想一直忍着,可是当天晚上他吃东西之后就吐了,好不容易咽进去的稀粥都吐了出去,后来只喝了点清水。

直到第二天,苏父才慢慢的吃进去一些稀粥和面条,可是吃饭和喝水对苏父而言已经变成一件痛苦的事情,更痛苦的是每顿饭都要吃的中药汤,那个味道难闻到让苏父含在嘴里就想吐。

才几天的功夫,苏父就虚弱了下去。

但苏父还安慰他们,“没事,我再坚持几次就好了,化疗之后我的癌细胞就不扩散了,不扩散就是好事。”

虽然这么说,可是第二次化疗之后,他的头发开始掉,掉得左一块右一快的,头皮像斑秃一样。

周父让苏南星去给他买顶软帽子,戴了几天之后,苏母坐在床边给苏父织了一顶红色毛线帽子,上面还织了“幸运康复”这四个字,苏父看着帽子忍不住笑了。

天气好的时候在院子里晒太阳遇到别的病友,苏父还指着自己的帽子说:“老伴儿给我织的。”别的老头羡慕,苏父开玩笑说:“幸亏没给我织个绿的,要不然我成什么了?”开着干巴巴的、无伤大雅的玩笑,大概是病中最大的乐趣了。

苏南星父亲得癌症的事很快在公司里传开了,她的同事们也都来探望了。

先来探望的是丁琰,他领着两位市公司的部长,还有苏南星的属下来医院探望,市公司的人跟苏南星共事时间毕竟不长,大家只坐了一会儿就要离开了。

像这种关系的人来探望病人,就是人来了,坐一坐走过场都是面子,最终随点份子钱算是表达的了心意。

虽然苏南星现在不缺钱了,但他们能来探望都是心意和交际,苏南星推辞了两下就不推辞了,也就没跟他们争,收下了他们给的钱。

丁琰是最后走的,等属下都出去之后,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牛皮信封递给苏南星,说:“不多,但是一点心意。”一看那个牛皮纸信封里就放着一打钱,目测应该有三四万那么厚。

苏南星当然不肯收,“太多了、太多了。”

丁琰把钱放在床边就走,苏南星赶紧追上去,“丁哥,这太多了,我的钱够用,真的够。”

丁琰说:“不管你够不够,这是我的一片心意。”

他大步跟属下汇合,苏南星当着众人的面也不好把钱还给丁琰,再说人家的一片心意若是真的还得太急,会折了丁琰的心意和面子。

她真心实意的跟丁琰说:“谢谢丁哥。”

丁琰微微点了点头,带着属下走了。

省公司的人第二天上午也来了,除了原来系集部的同事们,还有省公司工会大姐,工会大姐还那么会聊天,跟苏父这个年纪的大叔也能聊到一块去,其实他们聊天内容很简单,工会大姐只夸苏南星长得漂亮、工作能力强,就能让苏父开心的笑了,一个劲儿的让大家吃水果。

宋集领着系集部的人刚进病房才坐下,他就接到了一个电话,他接电话先说了一声:“经理?”

整个省公司能让宋集这么喊的,就只有编制还是省公司系集部经理的周奕,随着宋集一起来的李婉和两个大姐听见宋集喊经理,耳朵都竖了起来,不过宋集立刻起身去走廊了。

他们只听见宋集说了一句:“不用您说我也知道,我肯定会多照顾,我电话24小时开机,苏部长有事的话,随叫随到。”这话,大家都听见了。

张、钱两个大姐对视一眼,看着眼前略显憔悴的苏南星,父亲大病,苏南星也没心情打扮自己,就简单的穿一条紧身牛仔裤和白T恤,头发扎了个马尾辫,脸上也没化妆。

可是就这么简单的衣服,也显露出了苏南星细腰丰臀的好身材。难怪以前在省公司的时候她喜欢穿那些肥大遮掩身材的衣服,若是她稍微浪一点,不知道省公司里得有多少男人等着去撩她呢!

俩大姐现在已经判定了,苏南星跟周经理的关系肯定匪浅,估计是她自己贴上了周经理,跟男人睡了几次,才得到了现在的位置。俩人又觉得,以周经理的地位,苏南星最多就是当他的小情儿而已。

苏南星这时候可没有那么心思去分析这些大姐们的眉眼官司,宋集打完电话回来,听到工会大姐在跟苏父夸苏南星,他嘴甜,也跟着工会大姐配合,一起夸苏南星。

当父母的就喜欢听别人夸自己儿女,尤其是自己女儿也确实很优秀,苏父被他们这一说,笑容不断。

这一瞬间让苏南星有一个错觉,好像现在不是在病房里,而是在她家里,大家坐在他们家的客厅里七嘴八舌的聊天。

省公司的人临走的时候也都随了份子钱,宋集落在最后避开了所有人跟苏南星说:“嫂子,我们老大不在,你有事别跟我客气,我替他把他那份做出来,有事儿你就给我打电话,我24小时候机。”

宋集一直会做人、会聊天,但人家能说出24小时候机帮忙的话,苏南星也领他人情,她说:“谢谢,跟你我就不客气了。”

宋集笑,说:“对,别跟我客气。”

同事们是白天来看,苗萌萌一般都下班之后直接过来,苏父苏母跟她也熟,拿她当半个闺女那样,苗萌萌性格活泼,她一来,两个老人都跟着笑,屋子里都显得热闹起来了。

苗萌萌晚上来最重要的任务就是陪苏父吃饭,苏父现在吃饭很少,一碗稀粥都得慢慢的吞咽一个小时才能吃完,而且吃完还得吐半碗,很是痛苦,不过苏父也渐渐习惯了,吐完之后还能继续吃点。

每天如此循环,吃饭已经是他最痛苦的事。

苗萌萌还给俩老人看她和苏南星直播的视频,看到满屏幕的弹幕,苏父说:“你们看电影怎么全被字挡上了?这还能看清图了吗?”苏母也点头同意,感觉是乱糟糟的,什么都看不清。

苗萌萌说:“哎呀你俩别老土了,这叫弹幕,现在就流行这个,我们都是一边看弹幕一边看电视剧的,还能看到别人吐槽主角。”

苏父说:“那我们可真是老了。”

看到视频里苏南星穿着红色齐胸襦裙的样子,苏父戴上老花镜仔细看了看,说:“嗯,很好看,这身大红色的衣服看着像婚礼服装似的。”

苗萌萌说:“呀,还是叔叔目光犀利,我当初做这套给星星,其实真的是打算做成婚礼服装的。”

这么一说,连苏母也过来看了,仔细端详了一会儿,说:“是挺好看。”

苏父看了一会儿,说了句:“我得努力活着,要看到星星穿上婚纱嫁出去那天,我要亲自把她的手递给周奕。”

苏南星听到这话,眼泪差点流出来。

苗萌萌乐呵呵的调节气氛,“对,所以叔叔多吃点,大夫让你多喝水多吃饭,还得适当运动呢。”

周奕会在周末赶回来陪着苏南星,苏父还能跟他下象棋,苏父下的慢,但是很喜欢跟周奕在一起聊天,他俩聊天的话题大多是聊苏南星小时候的事,偶尔也问问周奕小时候的事。

苏父在知道周奕小时候是爷爷奶奶养大的,甚至从来没见过亲生母亲之后,那天晚上苏母就给周奕做了好多菜带过来。

苏父还给周奕夹了好几回排骨,说:“我吃得慢,你多吃点,你若是喜欢吃,以后就让你婶婶经常给你做,我们也拿你当孩子。”

苏父病到这个程度,周奕也来看过好几次了,苏父和苏母从来没在周奕面前提过什么“以后南星就给你照顾了,就交给你了”这种话,由始至终他们跟苏南星说的都是:“希望你是开开心心的结婚,不是为了应付我们。”

周奕听了苏父的话,内心也感动,点了点头,晚上多吃了好几块排骨。

后来苏父又做了好几次化疗,两个多月之后,苏父的头发几乎都掉光了,整个人看起来更虚弱了,

癌症还没有夺走他的生命,但是化疗已经夺走了他的生机。

苏父还想安慰别人,想表现自己还能吃下东西的样子,可是上吐下泻的化疗反应让他眼见的瘦下来、虚弱下来。

苏父终于做了一个决定,“我不想化疗了,我想回家去住。”

苏南星刚想反对,苏父已经说:“我想活得容易点,开心点,到处走一走,不想每天呆在这里了。”

又说:“这两个多月,花了不少钱了吧?这个单人病房就挺贵的,而且还得托关系,是大奕帮忙弄到的吧?”

苏南星说:“爸,你不要担心钱,只要安心养病,我现在能挣钱,将来我会还给周奕的。”

苏父微微叹了一口气,“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想这么遭罪了,我想开心点,想回家躺在自己的床上好好睡觉,白天还能和我的几个老朋友一起聊聊天、晒晒太阳,你有空的话,也可以开车带我和你妈四处转转。”

他说:“我想出院,不想化疗了。”

苏母已经泪流满面,一边用手擦泪,一边跟苏南星说:“就同意了吧,你爸太痛苦了,太遭罪了。”

苏南星也哭了,受不了,也同意了。

回到家之后,苏父果然心情好了很多,虽然人还虚弱,但看着精神了不少,每天中午太阳足的时候,跟苏母一起在楼下散步,晒晒太阳,和老朋友聊天,晚上那一碗肉糜粥也吃的多了一点。

中秋节过后的那个周末,苏父提出让苏南星开车带他和苏母去个地方。

按照苏父指示的路线,最后他们来的是一片新盖居民楼前面,这个小区规模挺小的,大概因为开发商的地块不太整齐,看着像是个三角形的小区。

但是这个地方让苏南星觉得有点熟悉。

苏父已经说话了,说:“当初我们家的那个厂子就是建在这片地上,我们家破产了之后,这块地就被这个开发商买走了,屯了几年之后,开发成了商业民宅,我那个年代,工业用地还改不了用地性质呢……”

他指着小区西北角说了一句:“当年,全S市最高的烟囱,就是我们家立起来的。”他的语气里带着昔日的骄傲。

他带着缅怀,看了一会儿现在已经面目全非的地方,最后转过头,跟苏南星说:“走吧,回去吧。”

从那天之后,苏父就眼见的虚弱了下去。

本来他吃饭已经很困难了,到后来连半碗粥都吃不下去,喝水也变得很困难,整个人瘦得像皮包骨一样。

苏南星和苏母整宿整宿的守在他身边,周奕也每周回来两次看他。

最后苏父走的时候是在一个早上,那天早上他醒过来之后,看着精神和状态都挺好的,他还跟苏母说:“一会儿给我找件干净衣服穿,这件衣服出汗了。”

苏母心大,这会儿也没想到是回光返照,给苏父找了一身干净衣服换上了,苏父躺在床上让苏南星进来,跟她说:“通过这些天,我也观察了周奕,他确实挺好的,对你好,人品也没得说,我们家这个条件算是拖累了人家。”

“将来他若是没做对不起你的事,你不可以随便跟他分开。”

苏南星觉得父亲这状态不对劲,像交待遗言,喊了一声:“爸……”

苏父又说:“有一件事我一直没说,我也没让你妈跟你说,就是我们家破产之前,当时我花了几万块把你奶奶家隔壁的房子买了一间,三十多平的老破小才花了五六万,当时我就想着给你奶奶家扩大一点,别那么挤。”

“当时几万块对我们家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事儿,可是买完了之后,我们家就破产了,幸亏那房子当时写的是你奶奶的名字,所以还在。”

“后来这么多年,我也没考虑这房子的事,三年前你奶奶走了,她自己住的房子和我后来给她买的那个房子都是她的遗产,应该我跟你叔叔平分的,当时你叔叔说你奶奶的房子都给他,就不要我欠他的二十万了。”

“我当时同意了,但是我留了一个心眼,我出钱给你奶奶买的那个老破小的房证我还留着没给他,前两天我跟你说家里的债有着落了,是因为那个房子附近已经确定搬来省第一高中,那个老房子一下变成了学区房,三十多平的房子能卖二百来万呢。”

“你叔叔也知道这个事,就来找我要房证,我不给他,我俩起了争执,我当时才被气着了。”

苏父说:“我之所以一直没说,就是怕你要卖了这个房子来给我治病,我都要走了,不能在给你们留下一个烂摊子,但没想到周奕这个小伙子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南星啊,就冲着他对你这个劲儿,你嫁给他,我也同意。”

说到这里,苏南星已经泪流满面,“爸,你别说了,我谁都不嫁,你好好的比什么都强。”

苏父虚弱的笑了笑,说她:“女孩子怎么能不嫁人?而且你还遇到了良人。”

他又说:“等我走了,你跟你妈就找你叔叔商量着把房子卖了,我还留着当时全款转给房东的付款凭证,跟你叔叔多争取点,若是他不同意就打官司,平分的话,也能分到一百万,这些钱就够还债了。”

他说:“我要走了,不能给你们添乱,我们家的债还了之后,你愿意跳槽还是怎么样的,都可以了……随你高兴吧,人这一辈子啊,太短了。”

他又看向了苏母,说:“你也别守着,遇到合适的人也搭个伴,人到老了也不能全指着孩子,别拖累孩子,我们家本来就给不了南星什么助力,若是你再拖累她,人家周家人嘴上不说,但心里也得嫌弃南星,我们不能那样……”

苏南星立刻说:“爸,我养你们,你能养得起你们。”

可是苏母已经哭着点了头,“我知道的,我不会给星星添麻烦。”

苏父点了点头,“哎、哎”了好几声,还说:“想吃东西了……”

他特意点菜,跟苏母说:“想吃你给我做的面条,手擀面,排骨做汤再放点小白菜,太香了……”

“这些天我一直在想念那个味道,可是却再也吃不出那个味道来了,老了,老了……”

后来,苏母这碗面条,苏父到底还是没吃到。

苏母做好了面条端过来给他的时候,他已经咽气了。

那碗面条碎在地上,响起了两个人的尖叫声。

苏父走了之后,葬礼办了起来。

整个局面就是兵荒马乱的,幸亏有周奕、苗萌萌、宋集他们的帮忙。

那几天,苏南星整个人清醒着,甚至还能指挥着葬礼的程序,可是整个人和世界像隔着一层纸一样。她也安慰着苏母,这个时候苏母只有她这个支柱了。

苏南星忍着悲伤操持了一切,可是她像魔怔了一样,觉得苏父并没有去世,等她回到家里之后,苏父还坐在桌边,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跟苏母说:“给南星加道菜,她最喜欢吃排骨了。”

整个葬礼,周奕都一直在苏南星身边,甚至全程都拉着她的手,给她力量,成为她的依靠。

华信省公司和市公司苏南星的同事都来了。

张大姐、钱大姐、甚至李婉、黄欣然他们也都来了,他们来到了灵堂看到了穿着一身黑的苏南星,她苍白无助的样子。

然后,他们还看到站在苏南星身边的周奕,他一身黑色西装,即使在灵堂里,他的样子也那么夺目。

他低着头跟苏南星说话的样子那么温柔,苏南星抬头看了他一眼,还被他搂在怀里小心安慰了两句。

所有人在那一刻都愣住了。

那是一个他们这些人从来没有见过的周奕。

原来苏南星和周奕竟然是这种关系。

连周奕的父亲都亲自来了,这个关系,不言而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