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辰沈傲雪小说

75.

10个月前 作者:老衲吃素

周奕收到许开心的结婚请帖时是非常意外的, 许开心这个恨不得夜夜当新郎、天天换妹纸的家伙, 竟然要结婚了?

许开心在电话里满不在乎的说:“正好遇到了门当户对、双方都有资源的对象, 聊了几次之后发现我们对婚姻和感情的理念挺合拍的, 都觉得婚姻之内做朋友似乎更合适, 我看难得有这样合拍的女孩,就决定强强联合一下。”

许开心说:“我结婚那天你得给我当伴郎啊, 说定了。”

当伴郎自然没问题, 但许开心说的那句婚姻内当朋友这话, 怎么听怎么不靠谱啊?

周奕说了句:“结婚了还当朋友?你确定你娶的是老婆而不是个合作对象吗?”

许开心振振有词的说:“婚姻本来就是两家公司的合并, 所以我找合作对象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若干年后, 我们两家由利益结合在一起的公司还会更加紧密,而那些所谓爱情结合的婚姻,看看我们周围的朋友,前几年结婚的时候也是爱得死去活来的,可现在呢?各过各的、各玩各的夫妻不是一大堆吗?”

许开心竟然还劝周奕:“想开点吧,就那么回事。”

周奕不爱搭理他,每个人的感情不一样,每个人经营感情的方式也不一样,他对自己现在和苏南星的生活挺满意的,若说最大的不满意大概就是他家苏总现在仍然还是每个月只有半个月在他身边。

他其实很希望她一直在他身边的。

也跟苏南星提过将苏母接到B市这边来, 但是苏母在S市那边又是开轻食店, 又是开撸串摊子的, 干得热火朝天, 忽然搬到人生地不熟的B市来,也是很为难老人。

所以就辛苦了苏南星,两个城市之间跑,真是应了当初唐总招揽苏南星时说的那句:“差点把高铁坐穿。”

周奕挂了许开心的电话之后,其实有点小受刺激,连许开心这个不靠谱的人都能结婚了,他和他家苏总都在一起一年多了,都还没提到这个事呢!

因为这个刺激,那天晚上周奕就扯着苏南星激烈了一点。

一会儿磨得她睁着水汪汪的眼睛求他,一会听她用红艳艳的小嘴跟他说那些浪词儿。

苏南星知道周奕在□□上简直是能浪翻全场,但她还是有点羞涩,每次周奕逼她说那些话的时候,她的脸就羞红得好像早春枝头的桃花一般,一双大眼睛水润含春,娇娇怯怯的在他耳边说:“求你了……”

“求你,给我……”

“我想你,周奕。”

周奕恶劣的说:“想我怎样?”声音低沉磁性,简直要了苏南星的命,她此时就像上了弦的琴一样,只要他稍微动一下就能让她奏出性感动人的声音。

他喜欢轻轻的去滑过她峰峦起伏的身子,感受那细腻和起伏的触感。

他们俩来了B市之后,住的地方附近没有晨跑的场地,下班之后经常一起去健身房健身,通过健身房系统训练之后,苏南星的身材简直又上了一个台阶。

腰肢更细更软了,训练过腹部之后,她的腰腹更有力,能配合他做出各种羞耻的动作。

而且她还重点训练了tun部,原来就挺翘的地方现在简直就像是一颗熟透的水蜜桃,周奕以前特别喜欢看她踩着细高跟鞋穿一步裙的样子,现在就特别不想她穿成这样去上班,因为他一点也不想让别的男人把目光绕在她身上。

女朋友太优秀了,以至于周奕不时的就得开车去她公司接她下班,顺便宣布一下自己的主权,让她公司里的什么副总裁、什么合伙人之类的人物都消停点,她可是有主的人!

她手上还戴着他给她的戒指,但是那些前仆后继扑上来的浪男人,真是拍都拍不死。

周奕心想,一定是他买的戒指不太闪的缘故。

所以第二天下班,周部长开车路过商场的时候,车子拐进去,直接进珠宝店买了一只两克拉的六爪镶嵌钻戒。

买回来之后,周奕看着璀璨的钻戒,觉得很满意,这么闪的戒指还是那些浪男人还看不见那就是眼瞎。

可是买了之后怎么送出去,周奕有点犯难,想到电视剧里演的在一个高档饭店求婚,然后把钻戒放蛋糕里等着女孩吃出来,苏南星以前就吐槽过这个情节,她当时说:“万一女主角把钻戒吃进去不就糟了?而且钻戒放进蛋糕里,感觉很不卫生……”

所以周奕第一反应就放弃了这个方法,接着周奕又合计下班回家买束玫瑰花,然后趁着她高兴,将戒指送出去?可是想一想,这样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他们这辈子唯一一次的求婚,应该给她留下难忘的印象才对。

周部长犯了难。

后来他给准新郎许开心打了电话,问了句:“你怎么跟你老婆求婚的?”

许开心漫不经心的说了句:“我当时就直接说了,我觉得我们挺合适的,结婚后一定能把家庭合作好,到时候我们各玩各的,两不耽误。”

周奕觉得自己就特么不应该给这厮打电话,许开心听周奕这么问,也一下反应过来了,问了句:“怎么,想跟你们家小苏妹纸求婚啦?”

周奕没吱声,糙汉子之间讨论这事儿,还是有点羞耻。

许开心特没新意的说:“你就请她到最贵最豪华的饭店吃饭,找个乐队伴奏,你俩跳舞,反正怎么土豪怎么来,一下用鲜花礼物把她砸晕,就像电视剧里演的那么浪漫,最后掏出戒指单膝跪下求婚,保证她感动的掉眼泪,立刻嫁给你。”

周奕觉得许开心这样的人能结婚,真替他将来操心。

后来他加了两天班,苏南星又回了S市那边工作去了,这话就没说出来。但戒指一直随身放在公文包里,就想着什么时候机会合适,将戒指送出去。

周末他休息,苏南星这边要帮苏母看店,周奕就回S市看他们,苏母看到他是一如既往的热情,每次看见他第一句话都说:“大奕瘦了点,今晚阿姨给你做好吃的,你多吃点。”接下来她都会数落苏南星:“平常多给大奕做点好吃的,工作那么累,得好好补身体。”

周奕觉得,反正在自己丈母娘这里,自己最得宠。

自从经历了苏父生病、去世这两件事以后,苏母对他真是没得说,刚开始是拿他当女婿,关心中还带着一点客气,后来时间久了,苏母拿他就当个儿子似的,总怕苏南星照顾不好他,为这事,每次回来苏南星都要被苏母数落两句。

苏南星每次都会瞥他几眼。这次也不例外,苏南星横他一眼,周奕赶紧说:“南星经常给我做好吃的,知道我胃不好,总给我做面食,现在她会做很多种面条,都很好吃。”

苏母说:“这还差不多,”又跟周奕说:“一会儿我给你做面疙瘩汤吃,这疙瘩汤的方法跟普通那种不一样,我是特别为了将来我外孙子学习的……”话说到这里,苏母就不说了,说多了好像她在催婚似的,跟苏南星能直接说,跟周奕她可不好意思。

就着丈母娘说的这话,周奕的话立刻跟上,他说:“将来若是有孩子,肯定得让您多费心的。”

苏母早就全身心做好了要将来给他们俩带孩子的打算,听周奕这么说,脸上露出了笑容,“我外孙子,我不疼谁疼啊?”想了想,她又说:“其实女孩更好,我们家南星小时候就粉白可爱,见到的人都喜欢。”

周奕一想将来女儿粉粉嫩嫩、声音软糯的喊他“爸爸”,他就觉得满心欢喜,还跟苏母点了点头,说了句:“女孩很好,男孩女孩都行,反正南星生的,我都喜欢。”

苏母一下乐开了花,觉得还是跟她儿子周奕能说一块去。

周奕心想晚上趁着机会就跟苏南星说,结果晚上在苏母那个烧烤摊子,丁琰来了,大家后来还围在一块吃烧烤,撸串、花生毛豆、啤酒、猪蹄,闲聊。

然后这机会又错过了,等晚上回家之后,就着酒劲,俩人一下子就睡了。

再回到B市那边上班之后,周奕这边应酬又多了起来。

那天晚上部门聚餐,部长老霍说:“晚上也没有外人,大家可以带家属来。”又跟周奕说:“你也可以带你女朋友出来,正好大家一起热闹热闹。”老霍过两年就要退休了,他跟周奕没有竞争关系,相反还有半个师徒的情分,集团公司里这些错综复杂的人事关系,老霍指点他不少。

既然霍部长都说了,周奕就约了苏南星,苏南星正好晚上没事,直接同意了。

等周奕他们下班从集团公司大楼出来,正好看到苏南星将车停妥,然后从一辆红色奔驰小跑里走出来。

来了B市之后,她原来那辆大众高尔夫就开不过来了,周奕想给她再买一辆,但是苏南星不舍得钱,觉得自己坐公交坐地铁也挺好的,还不堵车。后来周奕想起车库里还有一辆许开心给他那辆奔驰跑车,就让苏南星开。

苏南星刚开始还嫌弃这车太张扬,“这车太高调了,不符合我一贯低调做人的原则。”

结果她发现做了副总之后,业务量太多了,每天需要见的人也多,不开车根本不行,所以就只能开了这两车。

现在她穿着淡绿色的衬衫、米白色蕾丝一步裙从车里走出来,她刚走出来,周奕就听见部门里的男同事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哇,这美女身材正,长得也好,气质更好啊。”

周奕没听他们这些人继续说,直接上前去喊了一声:“南星。”

苏南星听见周奕的声音,冲他露出微笑,快两步向他走过来,小鸟依人的圈着他的胳膊,一下从女强人苏总的模式调频成了粘人的小娇娇。

这让周奕这个直男患者的心里别提有多受用了,他家苏总就是能将他牢牢的握在手心里,他喜欢的样子她都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