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辰沈傲雪小说

第6章 给二娘钱

9个月前 作者:闲处好

第6章 给二娘钱

看看,她的小乖乖有颗水煮蛋还要让一遍全家人。

一屋子人都在笑,唯有陆刘氏快要呕死了。

陆云溪故意的吧?

所有人全都让了一遍,就不让她?

“溪溪,你还没有问二娘呢。”陆刘氏皮笑肉不笑的问着,“二娘也想吃水煮蛋呢。”

“小孩子的吃的,你抢什么?”没成想,陆云溪还没有说话,陆学诚倒先呵斥起来。

陆刘氏一听,眼圈就红了,自己男人不向着自己也就罢了,怎么还第一个说她?

“你干什么你?我就跟溪溪开个玩笑都不行吗?”陆刘氏越想越是委屈,她处处的为了他为了两个儿子着想,他们有没有为她想过?

“行了、学诚,你媳妇儿就是随口一说。”陆王氏皱眉打了一句圆场,算是把这件事情给揭过去了。

陆云溪就跟没有注意到大人之间的波涛汹涌似的,捧着水煮蛋小口小口的咀嚼着。

实则,她心里可是有无数的念头转过,刚才,她就是故意不让陆刘氏的。

她的这个二娘,可不是个善茬儿。

表面上不敢跟奶奶顶撞,但是背地里做的事情,可是见不得人。

陆刘氏做的事情,她都替她臊得慌,那是大人能做出来的事情吗?

原主年纪小被欺负了不懂反击也就算了,她的话……可是不会这么容易被人捏扁揉圆的。

陆云溪年纪小,很快就吃饱了,她从陆王氏的腿上爬下来,迈着小短腿哒哒哒的跑走了。

陆学诚随后也吃完了,一抹嘴说道:“娘,我去地里了。”

“嗯,去吧,晌午的时候,我让你家里的给你送吃的去。”陆王氏说道。

“诶。”陆学诚答应着,刚要起身,就见陆云溪两只小手抱成小拳头,哒哒哒的又跑了回来。

陆学诚好笑的嘱咐了一句:“溪溪,慢点儿跑,别摔着了。”

“嗯。”陆云溪乖巧的应着,直接的跑到了陆刘氏跟前,仰着小脸糯糯的说道,“二娘,给你。”

说着,陆云溪小手张开,掌心躺着一文钱。

陆刘氏一下子就慌了:“你、你给我钱干什么?”

“没鸡蛋给二娘吃。”陆云溪的话一说完,陆王氏跟陆学诚全都笑开了。

“哎呦,我的小乖乖啊。”陆王氏笑得直抹眼睛,“你二娘没吃到鸡蛋,你就给你二娘钱买啊?”

陆学诚好笑的伸手,揉了揉陆云溪的小脑袋:“溪溪自己把钱收好啊,你二娘不要。”

他是知道的,逢年过节的时候,他娘会给孩子们钱。

至于陆云溪,那可是他娘心头宝,隔三差五的就会给她几文钱。

云溪还小,自然是不知道怎么花,小孩子,全都攒起来,算是她的小金库了。

让陆学诚陆王氏没想到的是,陆云溪听完他们的话,不仅没有把钱收起来,反倒是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二娘要!二娘要!二娘要了,就不让小鬼带我爹走了!”

陆学诚一听,可是懵了,这是什么意思?

陆王氏的脸唰的一下就沉了下来,一把将陆云溪给抱进怀里,柔声问着:“溪溪,来,跟奶奶说,什么小鬼把你爹给带走?”

“娘,小孩子胡说的,她……”

“你给我闭嘴!”陆王氏一下打断陆刘氏慌乱的解释,转过头来,耐心的问着,“来,溪溪,跟奶奶说。”

陆云溪并没有立刻说话,而是怯怯的瞟了陆刘氏一眼,随后,害怕的往陆王氏怀里缩了缩。

这下子,饶是憨厚如陆学诚也意识到情况不对了,而且这个问题还跟他媳妇儿有关。

陆王氏也不着急,只是轻轻的拍着陆云溪,哄着:“来,溪溪,跟奶奶说,什么小鬼,什么带走?”

陆云溪两只小手死死的捂住嘴巴,露出惊恐的双眼,大大的睁着,显然是怕得不行。

她越是这样,陆王氏心中的疑惑越重,她笑着,将声音放到最柔:“溪溪,奶奶在这里了,咱们什么都不怕。谁敢来,奶奶都把他们给打跑!”

陆云溪惊恐的眼睛一亮,慢慢的松开了捂着嘴巴的小手,软软的问着:“小鬼也能打跑吗?”

“能!肯定能!就没有奶奶打不跑的!”陆王氏肯定的保证着。

“奶奶!”陆云溪哇的一声又哭了起来,抽抽搭搭的念叨着,“奶、奶奶,把、把小鬼打跑,爹、爹就能回、回来了……我、我有钱,给二娘孝敬小鬼,它、它就不带走爹。”

陆云溪这话一说完,陆王氏气得差点没把嘴里的牙给咬碎。

“没事没事,有奶奶在啊,谁都带不走溪溪的爹。”陆王氏细心的给陆云溪擦干净眼泪,然后对着陆明磊招手,“去,带着你妹妹到外面玩去。”

“哦。”刚刚被自己妹妹哭声给吓到的陆明磊一听,赶忙上前。

陆王氏把陆云溪给哄好了之后,这才让家里三个小子带着陆云溪出去。

孩子们离开了,他们大人才好说话。

孩子们一走,陆学诚转头怒问:“怎么回事?”

“娘,我什么都没做啊。都是溪溪乱说的!”陆刘氏直接叫屈,眼泪汪汪的,“我冤死了。”

比起怒气冲冲的陆学诚,陆王氏倒是很冷静,直接起身,说道:“跟我来。”

陆王氏带着陆学诚夫妇到了陆云溪的房间,在柜子里取出一个小匣子,说道:“这是溪溪的百宝箱,每次我给她钱,她全都装在这里面。”

小孩子能有多少心眼,就算是藏起来,大人还能不知道她把钱藏在哪里吗?

说着,陆王氏将小匣子打开,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钱呢?”陆王氏冷脸质问着陆刘氏。

“娘,我、我怎么知道溪溪的钱放在哪里?”陆刘氏吞了吞口水,目光闪烁的反问着。

“好。”陆王氏转头,盯着自己的儿子,“学诚,你屋里的钱放在哪里你知道吗?”

陆学诚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深深的看了陆刘氏一眼,然后转身往自己屋大步走去。

“诶诶……你干什么?干什么?”陆刘氏意识到不对,在后面飞快的追了过去,只是她一个妇人哪里有整天下地的陆学诚体力好?

关闭